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五百八十六章 浴血沙场何所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刘裕的额头上开始沁出冷汗的汗珠,刘穆之的话,说出了他内心深处最担心的事情,拥兵自重,尾大不掉,引起皇帝的猜忌,这是东晋开国百年来一直无法避免的宿命,司马氏皇帝,只在乎自己的皇权稳固,并不在乎是否能收回失地,驱逐胡虏,所以要么是强臣如王敦,桓温这样割据自立,进而篡权夺位,要么是如祖逖,陶侃这样被君王所猜忌,削权夺军,最后郁郁而终,难道,自己也不能避免这个宿命了吗?

    刘穆之看到了刘裕的模样,知道说中了他的心事,叹了口气:“谢家确实不同于那些权臣家族,相公大人也好,玄帅也罢,就是琰帅这样的人,也是想要建功立业,青史留名的,他们确实是想北伐。www.luanhen.com但是,他们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

    “多数的建康城的高门世家,只想安于现状,并不希望出兵北伐,而且他们也会担心,谢家会借着北伐之名,成为第二个桓温,在建立了功业之后回来篡权夺位。这些世家,可以允许司马氏这样的傀儡在位,但绝不会允许谢家这样有实力的世家高门来统领自己,他们怕谢家会让自己的子侄来吞并自己家的庄园,领地,奴仆,这些才是他们安身立命之本啊。”

    刘裕沉声道:“我说过,玄帅答应过,他的北伐,是要真正地收复北方失地,而我这样的人,在北伐成功之后,也会长留北方,不会威胁到他们在三吴地区的利益。相反,北伐得到的土地,人口,庄客这些好处,他们也会有的。”

    刘穆之摇了摇头:“如果要实占这些好处,就得让子侄离开南方,到北方去经营,不要说北方凶险,胡人随时可能夺回这些地方,就算能控制得住,也一定是谢家占了大部分的好处,而且,当地还有各个汉人大姓,胡人酋长,北伐之后为了安抚他们,也不可能不保证他们的利益,不管怎么算,北伐对于这些南方世家的好处,都并不足以让他们动心,反而风险很大,万一谢家攻取中原,就有成为第二个荆州桓氏的可能,甚至因为谢家多年执掌中央权力,比当年的桓温更可怕,他们怎么可能不极力阻止呢?”

    刘裕恨得牙痒痒,沉声道:“我不管他们怎么想,北伐的良机,绝不可以失去,不管这些世家门阀们如何反对,我一定会力求玄帅,趁北方大乱之机,全力出兵的,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至少这次的机会,不能错过!”

    刘穆之看着刘裕,平静地说道:“你以为陇右的乞伏鲜卑乱了,中原的翟氏丁零反了,就一定可以北伐中原了?”

    刘裕摇了摇头:“他们只是第一批造反的,后面姚氏,慕容家也会反的,到那时候,北方大乱,就是天赐良机!”

    刘穆之微微一笑:“对于姚苌,慕容垂来说,造反是为了复国,是要拼尽全力之举,他们的部落,他们的同族羌人或者是鲜卑人,也会全力地支持,不惜付出生命,可我们大晋呢?偏安东南,衣食无忧,那些世家门阀,有这个动力北伐吗?别说世家门阀,就是我们北府军的兄弟,你真的确定他们还想跟你一样,继续打下去吗?”

    刘裕微微一愣,转而强硬地说道:“我很确定,我的兄弟们,都和我一样,天天做梦都想打回老家,收复北方失地,青史留名呢。”

    刘穆之摇了摇头,一指营地的一角,说道:“你真的这样想吗?”

    刘裕顺指看去,只见几百名将士们,正围坐在一起,一个个拿出大包小包的金银细软,正在一个个地攀比呢,珠光宝气,金银夺目,一串串的珍珠,一块块的翡翠,一锭锭的金银,这些平时大家想都不敢想的好东西,这会儿变成了实物,进入了大家的包袱之中,甚至有些人,在腰间都系上了一串串的玛瑙翡翠,笑得合不拢嘴呢。

    而向靖则一个人枯坐在一个角落里,眼巴巴地看着这些兄弟们在那里耍宝比富,他的那辆云母车,已经成了大营的一侧火盆里燃烧着的木料,几乎火盆里的火苗每跳一下,他的眼皮都要抖一抖,这个铁牛一样的黑大汉,这会儿的表情,只能用欲哭无泪这四个字来形容了。

    刘裕看的默然无语,自从淝水一战之后,北府军的这些精兵悍将们,作战就已经不是第一任务了,打着扫荡残敌的旗号,去掠夺秦军的各处营地,府库,甚至去搜刮那些死尸,就成了这些勇士们的首要任务,刘裕自己本想继续追击逃敌,但连向靖,檀凭之这些人也不愿意追随了,只能就此作罢,他本人不屑于去抢这些金银财宝,但也没有料到,这回弟兄们居然抢到了这么多,与之相比,铁牛这个黑大个儿,抢来的那辆云母车,除了好看点,还真的不值什么钱呢。

    刘穆之喃喃地说道:“寄奴,看到了吗?这些就是最真实的人性,就象一个饥饿的人,为了生存,为了食物,可以拼上性命,但一旦他吃饱了,那就不会再去吃苦受罪。你的动机很单纯,就是想北伐,复国,但多数的军士,并不象你这样想,对他们来说,战斗获得的名并不重要,没有几个人真的能升官得爵,多数人,就是象这些军士们一样,战斗获得了财宝,然后回家购房置地,有一份家业,这就足够了。”

    “就象水生,你还记得吗?他参军是为了什么?他不是为了北伐中原,也不是为了青史留名,就是因为北府军有三倍的军饷,可以放任战后的掳掠,他就想着抢抢抢,然后发财回家买房娶妻。这才是多数北府军士的真实目的。现在,命也拼过了,钱也有了,不回家买地买房娶老婆,还要继续折腾什么?寄奴,恕我直言,只怕真要北伐的话,也会换一批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