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六百章 太庙之间君臣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太庙之前,玉阶之上,司马曜的黑脸上,闪过了一丝讶异之色,几乎整个建康城里,都在回荡着一个声音:“刘毅一箭毙苻融,秦军百万如山崩!”

    司马曜扭头看向了一旁的谢安,奇道:“那秦军主帅苻融,可是这个什么刘毅击杀的?此人现在何处?可是打头的那个举着大旗的勇士吗?”

    谢安摇了摇头,正色道:“回陛下,苻融确实是在战场上给一名叫刘毅的幢主一箭射死的,但他并不是走在前面的这个人,这个人叫刘裕,是北府军老虎部队第二军的军主,当时刘毅作为幢主,正是在他的麾下。www.399xs.com

    司马曜喃喃地说道:“刘裕,刘裕?这名字好耳熟啊,朕好像在哪里听过。”

    司马道子干咳了两声:“皇兄,还是上次臣弟向您提到过的,谢相公的外孙女,会稽太守王凝之的千金,被谢相公许配给了刘裕,已经订婚,此事在当时建康城中的世家中,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呢!”

    司马曜睁大了眼睛,点了点头:“哦,朕想起来了,是有这事,哎呀,当时朕还感叹过,说谢侍中的胸襟宽广,居然肯把外孙女嫁给一个普通的寒门子弟,非一般人所为啊。”

    谢安平静地说道:“陛下,刘裕和刘毅并非普通的寒人,他们是士人子弟,原来在州郡中就是吏员,为朝廷做事。这天下之事,并无定数,高门世家若子弟不肖,也有败落之时,低等士人,甚至是寒门子弟,只要肯努力上进,也有出头之日,以臣愚见,不可以一时身份高下,而埋没真正的英雄,这些人若不是为朝廷所用,隐患无穷啊。远有汉高,近有逆羯石勒,不都是这样起于草莽之中吗?”

    司马曜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快之色,一闪而没,转而哈哈一笑:“谢侍中所言极是,多谢了你们为朕寻觅到了如此的英雄。不过,话说回来,那个王姑娘本是会稽太守王凝之的女儿,为何她的婚嫁之事要由你作主呢?”

    谢安微微一笑:“王太守忙于政务与修道之事,不太管家事,所以王家的家府之中,是由小侄女来主事,至于这子女的婚姻大事,承蒙王家的信任,也是委托微臣代为务色一个如意郎君。本来这刘裕的身份与王家小姐相差甚远,微臣一开始也并未起这心思,不过,妙音曾经女扮男装,去北方执行过一次任务,而那刘裕则是作为护卫出行,二人在路上看对了眼,暗生情愫,微臣也不过是顺水行舟而已。”

    司马曜微微一愣:“妙音?是王小姐的闺名吗?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听说她是世家贵女中,才色双绝的名门闺秀,朕也久闻其名了。哎,不过,如此佳人,怎么会去北方呢?”

    司马道子冷笑道:“皇兄,你可能有所不知啊,谢相公为国谋局,早就在暗中跟北方的慕容家等势力有所接触,这回淝水大战,也有赖其功呢。”

    司马曜张大了嘴,奇道:“竟然有此事?朕怎么全然不知?”

    谢安平静地行了个礼:“陛下,此事微臣正准备向您禀报,北方秦虏势大,而那苻坚又一意想犯我大晋,一统宇内,在这种情况下,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利用秦国内部各路给征服的异族胡虏,在后方生事,乱他秦国天下,才可减轻我方压力。那慕容垂乃是秦国大将,他的故国被秦所灭,而慕容氏一族,子女被苻坚所淫辱,可谓不共戴天之仇,多年以来,慕容垂一直暗中与我们接触,通报敌情,在秦国内部也挑拨离间,从君川之战到这回的淝水大捷,我军能胜,此人出力不少。”

    司马曜点了点头,但神色仍然严肃:“只是此等大事,谢侍中为何不向朕报告呢?”

    谢安微微一笑:“兵法有云,用间者必要防消息走漏,人多嘴杂,若是此事走漏风声,那慕容垂自身难保不说,我军也断了秦国内应,所以在战前,微臣严密封锁消息,会稽王也是到了军中之后,才知道此事的。”

    司马曜看向了司马道子:“是这样的吗?”

    司马道子看着谢安,勾了勾嘴角:“谢相公说的不错,我等也是到了军中,听说了朱序来营之后的事,谢镇军才向我等透露了和慕容家的关系,乍闻之时,我们也很震惊,本想向皇兄汇报,但谢镇军当时以军情紧急,需要封锁一切用间方面的消息,才扣了下来,象朱序等人在秦军中约为内应之事,当时也是封锁了消息。”

    司马曜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看向了在一边的臣子中,身穿朝服,与张天锡站在一起,跟周围的其他官员们谈笑风生的朱序,说道:“既然是对国家有重大的作用,那谢相公出于安全起见,封锁消息,也是应该。不过,朱序他们临阵倒戈来降,那慕容垂既然与我们暗通,为何不在此时来降呢?噢,对了,苻坚兵败后,不是跑去投奔了这个慕容垂吗?为何他不擒了苻坚,归降我大晋呢?”

    谢安微微一笑:“陛下,慕容垂不是朱序,他同样是有复兴伪燕的野心,跟苻坚不过是狗咬狗罢了,跟我们的合作,也是各取所需,一旦秦国大乱,他必会趁机自立复国,绝不可能投降我朝。可以说,现在我们的合作,已经濒临终止了,现在他没有杀苻坚,只怕另有打算。”

    司马曜奇道:“不杀苻坚还能有什么打算?他为何现在都不起兵?”

    谢安正色道:“陛下,自古以来,凡有乱世,率先起兵的人,往往只能为王者登位之路的垫脚石,秦末之陈胜吴广,两汉之际的绿林赤眉,皆是如此。慕容垂城府极深,这时候若是趁乱害了苻坚,必成天下公敌,被群起攻之,而释放苻坚,不仅落下个忠义之名,还能取得苻坚的信任,很可能会让他领兵平叛,一旦他手中有兵,就可以打着秦国的名号割据自立,一如当年他们慕容氏在辽东之时,名尊我大晋,实际割据自立,冉闵篡赵称帝后,他们就打着为国讨逆的名号进入中原,然后建国自立,慕容垂不过是行其父兄当年旧事而已。”

    司马曜恨恨地一拳击到手掌:“可恨!谢侍中,朕命你马上把慕容垂与我们相通之事公诸天下,让苻坚先杀了他,朕倒要看看,他还怎么个行父兄旧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