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六百四十章 刘毅嘴上有风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刘毅这时候已经走出了人群,直向那些仍然喧嚣不已的人群,那些挥刀舞剑,群情激愤的江湖汉子们,看到有一条大汉,向着自己这里走来,也渐渐地停止了吵闹,全都看向了刘毅。www.luanhen.com

    刘毅一身黑色的劲装,黄巾包头,打扮倒是和这些江湖人士有个七八分相似,若是让他这时候走进这些人里,也不会有什么区别。他一边走,一边高高地举起了双手,让所有人看清楚,他并没有带武器,配合着他脸上的笑容,可以说一直在施放着善意,这让刚才还情绪高涨的这些江洋人士们,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人群中站出了一个八尺有余的魁梧汉子,一脸的凶悍之色,对着刘毅,上下打量了一番,沉声道:“你就是那个一箭毙苻融的刘毅,刘希乐?”

    刘毅微微一笑:“想不到在这建康城中,也有人认识在下。不错,我就是刘毅。”

    那凶悍的汉子脸上闪过一丝迟疑,摇了摇头:“不象啊,传说中的刘毅,应该是身长九尺,壮如山岳,一只手就能捏死一个小孩子的巨汉,你这人虽然也算是条壮汉,但没传说中那么强壮啊。”

    刘毅笑着摇了摇头:“传说中的刘毅还可以嘴里吐火,眼睛放电,谁多看他一眼,刘毅只要一瞪,就能把那人活活吓死,就算吓不死,只要脱裤子放个屁,也能放成一个惊雷,活活炸死一队人呢。”

    刘毅这话说得粗俗又风趣,甚至让不少在一边听的高门贵女羞红了脸,转过了头,但却是对极了那些江湖汉子的胃口,这些粗人不喜欢听那些文绉绉的话,反倒是这种又粗又暴的话合他们的性子,听得一个个都哈哈大笑起来,而刚才的那种紧张气氛,也随之缓解了许多。

    刘穆之暗叹一口气,低声道:“刘毅虽然打仗比不上你寄奴,但是论跟人打交道的本事,可是甩你十条街不止啊,毕竟是成天黑白两道上混的,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着实厉害。”

    刘裕微微一笑:“不错,这刘毅有时候让我也吃惊,在官场上说话处事,如同世家子弟一般,彬彬有礼,谈吐不俗,但又能跟这些黑道兄弟打成一片,喝酒吃肉,说各种粗口,这本事,是我需要多学习的。”

    王妙音笑道:“裕哥哥,我就喜欢你的这份天性率直,如果一个人总是戴着面具在装自己并不擅长的那个角色,会活的很累,也不真实。而舅父大人看中你的,就是在于你的这份纯真善良,而不是象刘毅那样圆滑。”

    刘裕点了点头:“做我自己,走自己的路,这是我一贯的原则,以后就算要步入官场,我也不太希望有所变化。当然,必要的交际还是要的。不过话说回来,刘毅看起来有十足的把握来收服这些人了,且看他的手段吧,我也好学习一二。”

    正说话间,那边江湖汉子们的笑声也渐渐地平息了下来,那个带头的凶相大汉沉声道:“刘毅,我们知道你是北府军中的强者,跟那个刘裕一样,都是在战场上立过功,杀过人的好汉,但你这样的人,应该知道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咱们这些人自由惯了,不希望给官府管着,所以,今天的事你不需要插手,站到一边就是。”

    刘毅微微一笑:“我知道你们中有不少人,这回也参加了大晋的军队,虽然不在我们北府军,但也是上过战场的,现在仗打完了,你们无处可去,所以才会到王忱这里去当门客,却没有想到,到头来还是给人利用完了就一脚踢开,所以现在心中有怨气,想要发泄一二,对吧。”

    王忱冷冷地说道:“刘毅,你这话什么意思,我跟这些人并不认识,只不过是我家的管事临时雇佣来当护卫帮我解决一些问题的,却没料到闹成这样,现在是我给这些人找一条生路,放他们离开,但他们却不领情,一意孤行,想要顽抗到底,难道这也是我害他们吗?谢镇军要你来是解决问题的,但这不是你可以随便诬蔑和攻击上官的理由。”

    刘毅笑着向王忱一拱手,行了个礼:“王长史,此事在下一直在边上观察,自问还算看的清楚,这些江湖上的朋友可分不清是您的管事还是您本人,他们当初投奔的可不是您的管家,而是冲着您太原王氏,司徒长史的名头去的,刚才您一声令下,他们也冲出来了,甚至不顾性命,现在您却把跟他们的关系脱了个干净,要知道这些江湖上的汉子最是耿直,这样会伤了他们的心。”

    王忱勾了勾嘴角:“我可没伤他们的心,相反,正是因为这些人是我的管事招来的,所以我要对他们负责,把他们遣散,就是给他们一条生路,但他们非但不领情,还不肯放下武器,这是公然作乱,那我还怎么维护他们呢?”

    刘毅微微一笑,转过了身,对着那些汉子们说道:“大家说,你们去投奔王长史,为的是什么呢?”

    人群中有人在高声叫喊:“王长史家的管事给了优厚的报酬,每天两百钱,做事另有封赏,我们才来的。”

    刘毅哈哈一笑:“怪不得各位会义无反顾地为王长史冲锋陷阵呢,这赏格确实不低啊,那今天你们来此,又能有多少钱呢?”

    那个领头的凶汉冷笑道:“平时一天就要两百钱,这回咱们干的可是跟战场上没两样的事,还死了人,刘毅,我们知道你也以前是在京口道儿上混的,你说,就让我们这样走了,还得扔下兵器,当咱们是乞丐吗?”

    刘毅微微一笑:“其实刚才王长史的话没有说完,他是让你们先离开这里,然后去府上领赏呢。”

    王忱的脸色一变,本能地想要开口,话到嘴边,却是忍住了,甚至随着他心思的转变,脸上渐渐地闪过了一丝微笑,而紧皱的眉头,也舒展了开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