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六百七十八章 梦里丘八知前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慕容兰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绝世的容颜之上,一双眼睛如同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她的朱唇轻启,甚至没有看一下自己脖子上被刀背砍出的那条鲜红印子:“这就算砍了?”

    刘裕的手很稳,一动不动,慕容兰那如同美玉般的粉颈之上,架着的这把刀,刀背在脖子上留下了宽约半寸的印记,看起来是那么地不和谐,破坏了艺术的美感,而他的声音却是冰冷如常:“这一刀,我必须砍,为了寿春城的那些弟兄,砍完后,你还活着,慕容兰。www.biquge001.com

    说着,他的眼中精芒一闪,手腕一抖一撤,再向前一送,也就一瞬间的功夫,这把刚才还架在慕容兰脖子上的刀,就送回了慕容兰的刀鞘之中,纹丝不动,除了慕容兰那雪白的脖子上多了一道醒目的红印之外,几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慕容兰幽幽地叹了口气:“我是真的想把这命赔给那些兄弟们的,按我们胡人的风俗,如果是自杀,死后不得超生,所以必须要假手别人来代劳。刘裕,你今天砍完这刀,咱们以前的恩怨两清。”

    刘裕点了点头:“恩怨两清。慕容兰,其实我上次在淝水时就放过了你,我们也都有默契,最好不要再见,再见就会是敌人。你好大的胆子,这时候不在北方帮你的大哥复国,却跑回了这里送死?我倒是很奇怪,相公大人怎么会相信你,让你来见我?!”

    慕容兰微微一笑:“你就不想知道,这阵子北方发生了什么事?”

    刘裕心中一动,沉声道:“我确实有很多不能理解的事情,为什么苻坚去投奔了你们慕容氏的军队,你们这样处心积虑地来设局坑苻坚,他孤身来投时,居然可以放过他,还送他到洛阳,把军队还给他。这还是我认识的慕容垂吗?”

    慕容兰轻轻地撩了撩自己的秀发,说不出的妩媚,看得刘裕都有点心神荡漾,而她却泰然自若地说道:“别说你了,就是我,当时也不能理解大哥的做法,直到他跟我解释,说苻坚这时候杀不得。就算杀,也不能由我们来动手。”

    刘裕奇道:“这又是什么意思?不杀苻坚,为啥要设局害他?一切计划成真时,反倒放弃了?”

    慕容兰正色道:“苻坚是秦国天王,多年来在北方施行仁政,淝水虽败,但是在百姓心中的威信尚存,这时候如果杀了苻坚,然后起兵夺位,就会成为天下人眼中的乱臣贼子,就连姚苌这样的野心家,也一定会站出来打着为苻坚报仇的名义,来攻击我们慕容氏了。到时候我们身处中原,却成为天下公敌,人人皆欲除之,北方苻秦宗室亲王要以灭我们作为即位的条件,各路野心家也要以灭我们成为争取民心的手段,我们还有活路吗?就算逃到东晋,也会成为乱臣贼子,给拉到菜市口集体族灭了吧。”

    刘裕若有所思地点着头:“道理好像是这样,但如果你们怕担这恶名,为何当初要害苻坚战败,有亡国之险呢?这次错过机会,让他回了关中经略,稳住阵脚,下次就不会再有机会了。”

    慕容兰微微一笑:“我大哥自然不会这么傻,他交还了军队给苻坚,取得了苻坚的信任,这种落难而投时,不但没有加害,反而是交出兵权,任谁看了,不是大大的忠臣呢?所以不管权翼这些老贼如何地劝谏,苻坚都不为所动,对大哥加官晋爵,恩赏无以复加。”

    刘裕冷笑道:“弄了半天,你们慕容家想要做秦国的忠臣啊?难道你们设计这么多,就是为了除掉苻融,然后让苻坚无人可用,只能用你大哥?”

    慕容兰笑着摆了摆手:“当然不是。秦国的天下已经乱起来了,乞伏氏起于陇右,丁零翟氏起于中原,都是大败秦军的讨伐军,连镇守洛阳的勇将毛当,也被丁零部队里的慕容凤所斩杀,中原的情况,已经不可收拾,河北一带也是各路豪强蜂起,秦军的主力只能退守邺城,洛阳这些中心大城,已经控制不了各州各县,更不用说乡村坞堡了。”

    刘裕的双眼一亮:“于是,你大哥就请求去讨逆平叛?”

    慕容兰笑道:“正是,难不成还真的帮苻坚去关中稳定局势啊。别忘了,我们早就约定过,关中归姓姚的羌人,关东,才是我们鲜卑慕容的天下呢。”

    刘裕冷笑道:“我就不信,苻坚身边的那些老家伙,权翼,窦冲他们,会这么轻易地放过你大哥。尤其是这次苻融身死,他们更不会让苻坚错下去了。”

    慕容兰哈哈一笑:“一个多月不见,你这脑子可是灵光了许多呢,不错,又让你猜对了,权翼居然会派伏兵到黄河渡口,准备截杀大哥,这事我可是亲历过,万分凶险啊,要说走鬼门关走了一回,也不为过!”

    刘裕的眉头一皱:“伏兵?截杀?权翼哪来的兵马能做这事?”

    慕容兰收起了笑容,正色道:“权翼在洛阳的时候,就从溃军中挑选了一部分的部曲,收归部下,苻坚当时急着回关中,把殿后的任务交给了他,他就跟那窦冲合谋,派精兵埋伏在黄河的渡口之上,那可是大哥去关东的必经之路。”

    “我和大哥当时也没料到权翼这老贼居然敢直接对我们下手,也不怕苻坚治他的罪,所以几乎没有带随从就过去了,当时我们身边只有几个人,而大哥在前一夜睡觉的时候,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到了孔夫子的坟前,看到草丛里有八条狗,在那里转来转去的。”

    刘裕讶道:“还有这种梦?什么意思?”

    慕容兰笑道:“孔夫子名丘,又是坟前,那正好是一个丘字,而八条狗在那里转,这个八放到丘字之下,乃是一个兵。因为这些狗是隐藏在坟堆后面,所以是埋伏着的,加起来,就是伏兵二字,这就是上天不绝我慕容氏,暗示前方有伏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