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六百八十章 玉玺得失套路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刘裕哈哈一笑:“这就是你要的平衡?慕容兰,你是不是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子,给你这么骗?这是你原来就结盟时的条件,到目前为止,我们可从没有做过对不起你们慕容家的事,反倒是你,两次背盟,然后现在跑来说什么平衡,你能不能要点脸?”

    慕容兰平静地说道:“我们慕容家为了复国,族中男女都受尽了屈辱,还有什么脸可说?现在我们不相信任何的承诺,只相信实力是谈判的前提。www.luanhen.com你们晋人,之所以跟我们合作,也不过是为了要打倒当时强大的秦国,现在秦国天下已乱,灭亡已是必然的事,就连你刘裕都成天想着要收复所有失地,又怎么会容我们慕容氏燕国的存在?所以,我们必须要保证,你们晋军不过黄河。”

    刘裕冷冷地说道:“这是我们大晋的事,我作不了主。而且,如果真的饮马黄河了,你们那时候若是能收复河北,我们也无法再进一步。更何况,你说的事,跟玉玺又有何关系?”

    慕容兰正色道:“我的提议就是,玉玺由我协助你取得,带回晋国,有了这个东西,你们就可以合法地接受秦国的传承,与收复中原相比,这个天子正溯的名份,更加重要。当年谢家可以在打到河北的情况下,不顾已占的土地,奉玺而还,从此成为顶尖世家,今天若是我能助你从关中取得这东西,谢家更是会喜出望外的。而且,以你们晋国现在君臣之间的关系,谢家北伐,如果立下这样的大功,即使不取关中河北,也算是功高盖世了。”

    刘裕哈哈一笑:“你把谢相公想成什么了?有收复天下的能力,怎么会因为一块石头就放弃?”

    慕容兰摇了摇头:“刘裕啊刘裕,你没有真正地去过北方,尤其是关中和河北,你怎么就知道那里的人心会向着大晋?”

    刘裕一时语塞,他曾经听刘穆之说过,关中早已经汉羌混居百余年,甚至自永嘉之乱以来,汉人人口数量都开始不如胡人了,历次北方大乱,河北齐鲁一带多有流民南下,但是关中鲜有人离开,确实人心并不向着东晋,这也是桓温上次北伐时打到关中却无法竟全功的根本原因。

    慕容兰看到刘裕不说话,冷笑道:“就象秦军南下,你们到彦之这样的汉人,宁可抛家舍业也不想被秦军统治一样,关中,河北这些地方,胡人比汉人还多,他们是不可能一下子接受你们汉人的统治的,即使一时军事攻取,也难以治理。从谢家角度来看,收复中原,齐鲁,尽得河南之地,再得上一块玉玺,已经足以功高盖世,名垂史册了。也差不多到了可以收兵的地方,要不然,你说为什么上次他们就答应划河为界的条件呢?”

    刘裕咬了咬牙,沉声道:“好了,这些事情我不想跟你多谈,我是大晋的军人,自然会奉命行事。只不过,就算我们要玉玺,也可以自己取,为什么要跟你合作?你们慕容氏只顾自己的利益,从来都是出卖盟友,以前上过两次当了,这次我为何要再冒这个风险?你给我个理由先。”

    慕容兰微微一笑,一撩秀发,一股清香顿时盈满空气之中,中人欲醉:“理由嘛,很简单,因为我们鲜卑人在关中居住了多年,对关中,对长安的情况了如指掌,而我们慕容家,更是深知苻坚的皇宫里的机关消息,暗道秘室,你这回不是带兵去攻打长安,直接抢玉玺,而只能乘乱混入长安,伺机盗取,刘裕,你扪心自问,如果没了我们的帮助,让你自己去,你办得到么?”

    刘裕默然无语,到了这个时候,他才仔细地考虑了这个问题,确实,自己对长安一无所知,以现在自己的胡语水平,只怕到了关中就会露馅,总不可能一人一把刀,就砍尽关中百万胡虏,杀进长安把玉玺得到吧。

    慕容兰看到刘裕这样,微微一笑,上前一步,那幽然的暗香,更加沁人心脾:“刘裕,其实你也知道,我们慕容家多死士刺客,不乏武艺高强之辈,加之对秦宫地形了如指掌,得到玉玺,并不是太难的事,退一步说,有你无你,没什么区别。我之所以来大晋,向谢相公提议此事,就是要释放诚意,谢家和你想的不一样,你想一下子收复整个西朝天下,恢复大汉疆域,但你根本没考虑过,中原早就有上千万的胡人,数量并不比你们汉人少,你还能全赶出去吗?既然无法全部杀光或者驱逐,那只有慢慢地同化,融合,等到汉人胡人没什么明显的区别,仇恨,都从事同样的农耕劳作时,才是这个乱世终结的时候。”

    刘裕看着慕容兰,虎目之中精光闪闪:“我为什么要相信你?道理上你可以说得天花乱坠,但你的大哥,随时可以指使你背叛我,你甚至自己都无法抗拒,真的玉玺到手,你们慕容家取得,去号令河北,我又能怎么办?”

    慕容兰摇了摇头,正色道:“刘裕,你放心,我们慕容家是胡人,鲜卑人,这个什么传国玉玺,你们汉人认,我们胡人可没看的这么重要。本身我们起于河北,并不西入关中,这玉玺我们若是自己说得到了,只怕也没人信。我们胡人只认强者为王,乱世中平定天下者,才能得到众人的跟随。所以,这个玉玺就是我们送给你们的礼物,也算是对前两次背盟的一点歉意。”

    刘裕咬了咬牙:“就这么简单吗?我快要被你说动了,但仍然觉得不对劲。你们慕容家,无利不起早,根本没必要为了结好我们大晋,而冒这种风险,这种为他人作嫁衣的事,我不相信你们会做得出。所以,你还是骗不了我!”

    慕容兰看着刘裕的双眼,一动不动,久久,才叹了口气:“好吧,你赢了,刘裕,真的是什么也瞒不过你了。本来谢相公都给我说动了,没想到你还是不为所动。刘裕,尽管大哥不许我说,但我还是告诉你吧,取玉玺送给你们的真正目的,不是为了结好你们晋国,而是绝不能让姚苌的羌人,得到此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