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七百零九章 邺城洛阳何所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刘裕知道在这一点上,与慕容兰永远不可能达成共识,他长叹一声,摇了摇头:“算了,不说这个吧,这里尸体露于野,会生瘟疫的,我们最好还是找人把尸体掩埋了,别的事,以后再说吧。www.399xs.com

    慕容兰的眉头轻皱:“掩埋尸体?就靠我们两个人?怎么可能啊。刘裕,你可不是天神下凡,这可得填平一条护城沟呢。”

    刘裕摇了摇头:“城中不可能没有活人,相信我,我们一定能找到人帮我们做这事的。死尸暴于野外,任由其腐烂,极易产生疫病,到时候四处流传,就会形成大灾,经年累月不散。我军很快就会北伐,就是荆州的桓家军,也已经接近洛阳,要是因为瘟疫的原因,染病而退,那可真的是太亏了。”

    说到这里,刘裕冷冷地看着慕容兰:“慕容兰,这该不会是你那个足智多谋的大哥,刻意为之吧,我听说汉之骠骑大将军霍去病讨伐漠北匈奴的时候,匈奴人就是让巫师对病死的牛羊下咒,把它们扔到水源之中,让汉军中了瘟疫,连霍去病也染了病,回来之后不到一年就死了。你们慕容燕国既然不想要这河南之地,是不是就想用这种办法来阻挡我军的攻势?”

    慕容兰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之色:“刘裕,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了?那种没人性的恶魔吗?我告诉你,我们草原上的人,更加敬重神灵,尊重祖先,草原上的一草一木,一丘一水,都是祖先的灵魂所护佑,污染水源的人,不管有何理由,都是草原公敌,人神共愤。就是当年的匈奴人,一时伎俩得逞,但很快就被上天降下了灾难,五单于混战,国破家亡,最终消失在了西方的旅途之中,一个曾经那么强大的汗国,都因此而灭,这才有我们鲜卑各部的崛起,我们又怎么会犯当年的错误呢?”

    刘裕心中松了口气,他看着慕容兰的脸,尽管这人皮面具是由猪皮所制,但慕容兰的巧手,把面具做得极为精妙,其实也就是薄薄一层,贴在脸上,还有一些肉眼难见的气孔用来透气排汗,是以这面具戴起来并不让脸上难受,更是可以把脸上的每块肌肉的动作与表情表现得淋漓尽致。现在的这张脸上,写满了肃容,慕容兰这个女人,对自己象雾象雨又象风,时远时近,有时候感觉会开一些让自己都不好意思的玩笑,亲的就跟刘敬宣等兄弟一样,可有时候,就比如现在这样,又是非常地正式,给人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绝对不能置疑的感觉。

    刘裕点了点头,说道:“我信你的话,慕容兰,我想,你们也不至于要靠这个来为祸中原。不过此事毕竟是因为你们而起,不管有意无意,都会害了中原百姓,我们反正早晚要去长安,现在就把这里收拾好再说。”

    慕容兰勾了勾嘴角:“你反正大道理一套一套,可就不去想想,慕容冲和姚苌都已经起兵,关中已经战乱,这时候我们若是再磨磨蹭蹭,只怕我们不可能顺利进入长安城了。”

    刘裕哈哈一笑:“慌什么,我刘裕可从来不会为了小事而误了正事的。我们现在进长安才不容易,因为只怕慕容冲的部队已经逼近那里,准备攻城了,长安城已经戒严,我们这样混不进去。但有另一个办法,倒是可以顺利进入。”

    慕容兰的双眼一亮,这些天来,她其实一直担心的就是此事:“你有办法了?怎么不早说啊。”

    刘裕笑道:“其实这办法也很容易,就是跟着苻晖的洛阳守军,撤回长安便是,我们混在他的几万大军里,进长安不是易如反掌的事吗?”

    慕容兰的眉头一皱:“还当是什么好办法呢,又是空欢喜一场,刘裕,你是不是自信过了头啊。苻晖可是秦军,不是你的北府军,他凭什么听你的话回长安?难道洛阳不要了吗?”

    刘裕坚定地摇了摇头:“当然,洛阳已经不可能守住了,苻坚去洛阳的时候,只是用来作为基地,招集淝水之战后的亡散部队,作为收容之用的,当然,当时慕容垂还没反,慕容冲和慕容泓也没起兵,中原还不至于不可收拾,所以苻晖的兵马,还跟桓家军在南阳一带拉锯了一个多月。”

    “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慕容垂反叛,苻晖放弃南阳盆地退保洛阳,而与关中相连的潼关,武关这两条通道,也是随时会被切断,慕容垂起兵,攻破荥阳,掳掠中原东部,从淮北到荥阳,千里之地已不设防,一旦我大晋从淮南出兵,直取中原,那整个东部都不可守,加上现在兵锋前出,直指洛阳的桓家军队,可以说三面受敌,退路随时会被切断,趁着还没给人家合围,放弃洛阳,退保关中,几乎是唯一的选择了。”:

    慕容兰疑道:“真的没别的办法了吗?要是说苻晖守不住中原,那苻丕就能守住邺城了?他还不是在那里咬牙硬挺么?”

    刘裕笑道:“相公大人早就分析过,苻丕是庶长子,一向有自立的野心,好不容易可以在关东有表现的机会,怎么能放弃呢,再说他也不具备退回关中的条件,现在慕容泓和慕容冲联手,西渡黄河入了关中,从并州通向关中的各个渡口,已经被鲜卑人控制,苻丕就是撤离邺城,也最多到那并州之地,民少地贫,供应不了他的几万军队,到时候向左不得归关中,向右不可出太行,士马日散,只是慢性自杀。咬牙挺在邺城,静观时变,联合塞外刘库仁和河北各地仍然忠于秦国的地方豪强,才是唯一正确的办法。”

    慕容兰一动不动地看着刘裕,久久,叹了口气:“有时候觉得你这人笨得跟牛一样,但有时候,你又精得跟猴一样,真是搞不懂你。好吧,那么只剩最后一个问题了,你准备到哪里找人来帮我们埋尸体呢?”

    刘裕笑着一指道边的草丛:“那就得问他们了。”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