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七百二十九章 花言巧语缓兵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慕容纬的声泪俱下,泣不成声的声音在整个大殿里回荡着:“慕容泓,慕容冲和慕容垂这三个贼子,不吸取教训,为了个人野心想再次作乱,还想打着罪臣的名号去吸引各路贼子,还请天王现在就下令,斩了罪臣!微臣不能为陛下杀贼平乱,只能以这颗脑袋,绝了贼望,即使九泉之下,也会祝大秦平乱成功,天王江山永固!”

    说到最后,他一头重重地磕在地上,“彭”地一声,这块地砖居然被他这一头,磕出了几道裂缝出来,而鲜血顺着这些裂缝,顿时就流得到处都是,即使是刚才一片喊打喊杀的众臣,也不免为之色变,人总有恻隐同情之心,这会儿的慕容纬,似乎也不是那么非死不可了。www.biquge001.com

    苻坚的神色一变,长叹一声:“慕容卿家,刚才是孤说话说得太过了,起兵作乱,是那三个贼子的事,孤相信,与你无关。来人,还不快传太医,给慕容卿家疗伤?”

    权翼连忙说道:“天王,不可妇人之仁啊,慕容纬居心叵测,又是这些鲜卑慕容氏的首领,今天慕容泓公然写信来索要,就说明他的地位了,若不借机将他处死,只怕以后会更加麻烦!”

    苻坚摇了摇头:“孤从不会无故地诛杀臣子,刚才孤已经说得很清楚,三贼是自行叛乱,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慕容纬与此事有关。若是乱杀好人,只会让天下贤良离心。孤现在失了大半个天下,但你们这些人还跟随着孤,不就是因为以前还算行了仁义吗?这仁义才是孤安身立家之本,就象孤一直所说的那样,要以德服人,以德服人,失了德,就算实力再强,又能维持多久?权仆射,你是贤人,这个道理,你还不懂吗?”

    权翼的心中暗叹,可是嘴上也只能说道:“天王见识深远,以德服人,臣等不及也,谨听天王教诲。”

    苻坚看到权翼改口,心情好了不少,一直以来的郁闷,也一扫而空,又变得意气风发起来,他看着慕容纬,这会儿正被几个侍从扶着,坐在一边的一个墩子上,太医在给他那裂开的额角上药,他的心中一动,说道:“慕容爱卿,有件事还要牢烦你做一下。”

    慕容纬连忙要起身行礼,苻坚摆了摆手:“慕容爱卿,你受伤在身,不必拘于常礼,听着便是。这慕容泓来信索你,你不妨回书一封,向他晓以利害,声明大义,就说孤相信,他只是一时糊涂,被左右的奸人所迷惑,才会起兵作乱。现在孤已调洛阳,邺城的精兵回援,区区跳梁小丑,岂可当天军一击?若现在弃甲归顺,孤不仅既往不咎,还会加以王候之位。”

    权翼的眉头一皱,开口道:“天王,现在贼军势大,您这样虚言恐吓,怕是不能让贼人心服啊。”

    慕容纬突然说道:“天王,罪臣也以为,权仆射说得对,慕容泓和慕容冲这两个狗东西,罪臣从小看他们长大的,深知这二贼欺软怕硬的本性,这回信,不能象您说的那样写,要晓以利害,才能动摇其心!”

    苻坚双眼一亮,急道:“怎么个晓以利害?”

    慕容纬一把推开了身边给他刚刚缠好额头上伤带的太医,腾身而起,振振有词地说道:“这二贼起兵,本是在关东,可是却不敢带兵去跟慕容垂这个老贼合流,为何?正是因为当年罪臣当伪燕主时,曾经听信了太后可足浑氏和太尉慕容评的谗言,杀了老贼的结发妻子大段氏,逼得老贼叛燕投秦。可以说,老贼跟我们这一支的兄弟,乃是家仇血恨,大秦灭伪燕之后,老贼曾想带兵入城,诛杀罪臣一族,以泄其恨,幸得先丞相,王录公大人阻止,才保罪臣一命。”

    “现在老贼率先起兵作乱,而罪臣的那两个兄弟,一向胆小,他们起兵只怕不是本意,而是因为怕受到慕容氏宗室的株连而被当地官吏擒杀,就象在张掖的慕容纳,还有附逆慕容垂的慕容德的诸子,就全被当地官吏斩杀了,其他各地的慕容氏一族,也多如此。”

    “那慕容泓和慕容冲本为庸才,并无作乱之胆,大约也是因为听说了这些各地宗室被杀的事情,又被身边小人挑唆,才一时鬼迷心窍,起兵叛秦。但他们虽然一时侥幸小胜,却不敢去投奔慕容垂,也是怕给他杀了。”

    “因此,现在他们既不敢去关东与老贼合流,又不敢进逼长安,就怕一战失败而部下乌合之众作鸟兽散,所以才会这样来信,语气上虽然强硬,但实际就是试探天王的心思,看看有没有招安归顺的可能。”

    慕容纬这一番话,纯粹是他刚才裹伤的时候灵机一动想出来的,居然听起来也无懈可击,就连苻坚也满意地抚着胡须说道:“不错,不错,慕容爱卿说的很好。你真的是费心了。”

    权翼冷冷地说道:“慕容将军(慕容纬现任官职为平南将军,还是淝水之战前授予的),请问既然二贼大胜我军,击斩巨鹿公(苻睿),现在贼众已至十余万,开进关中,每天从贼者如过江之鲫,不可胜数。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为何要示弱?”

    慕容纬摇了摇头:“这些不过是乌合之众,趁机作乱罢了,见二贼现在占了上风才会附逆,若是二贼战败,或者是攻长安不克,自然会星散,他们就是怕这点,所以不敢在这时候进逼。只要我修书一封,向他们晓以利害,告诉他们天王的仁德,将他们赦免,那他们自然会弃甲卷戈来降,即使二贼顽固,也会让他们的手下知道,我这个前伪燕君主,都不会跟他们同流合污,只要他们还有一丝人性,就应该认清是非曲直,擒拿二贼,主动归顺,方是做人之本份!”

    权翼厉声道:“慕容纬,你骗不了我!这不过是你的缓兵之计,想为二贼争取时间,天王,不要上他的当!”

    慕容纬突然笑了起来:“权仆射,还是你聪明啊,你说对了,这就是缓兵之计,不过,这是我为天王争取时间,消灭羌贼姚苌的妙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