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七百四十二章 抢粮抢钱逼出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姚兴摇了摇头:“邺城的抵抗出人意料地强。www.83kxs.com关东地区的氐人,全都集中到邺城,而河北的百姓,多数也感念苻坚的仁政,不肯助燕军,加上燕军中的胡人部队,尤其是丁零部落,沿途军纪败坏,一路抢劫,更是把很多河北民众推到了氐秦一方。慕容垂试过百道攻城的力攻之法,也试过引漳水灌城的水攻之法,均未得手。现在只能暂时退兵,围三缺一,想让苻丕主动离开了。”

    姚苌冷笑道:“苻丕要走早走了,除非邺城粮食吃光,不然他是不会离开的,战乱一开,慕容垂的大军想要长久维持军粮,也非易事,你这次离开,只怕也是看到燕军中的危机了吧。”

    姚兴微微一笑:“正是,以孩儿所见,丁零翟斌,已生叛心,与慕容垂翻脸火并,就在眼前了!”

    姚苌的脸色微微一变,转而恢复了平静,笑道:“这本就是意料之中的事,丁零人只想着抢劫,不事生产,而慕容垂要的是得到河北之地自立为王,在他眼里,现在打下的地方可不象中原那些无主之地,是自己未来的国土,而归顺的百姓,也是自己的子民,自然不能象中原那样让翟斌放抢。不能去抢劫的丁零人,还是丁零人吗?”

    帐中一片哄笑之声,姚苌满意地放眼四顾,说道:“各位,咱们羌人不学丁零人那些土狗,除了抢啥也不会,也不学苻坚那种假仁假义,把百姓当祖宗牌位供着,打下来的地方,按咱们羌人的老祖宗留下的规矩,可以放抢三天,不过,三天之后,就是我们自己的地方了,任何人都不许再打主意,明白了吗?”

    帐内的文臣武将们齐齐地行礼称是。姚苌看向了姚兴:“那依你之见,慕容垂和丁零翟斌,何时才会火并?谁会取胜?”

    姚兴微微一笑:“翟斌的那两把刷子,孩儿再清楚不过,他绝不是慕容垂的对手,甚至慕容垂那边,也早就看出此人必反,象慕容农,慕容麟,都曾劝过慕容垂下手,但慕容垂却说,翟斌毕竟是起事元勋,这时候没有明确的反行,杀之会寒人心,绝天下英才来投之路,等到他骄傲膨胀,自已作乱时,再名正言顺地除掉他,也就顺理成章了。”

    姚苌笑道:“我了解慕容垂,此人心思缜密,做事留有余地,敢如此托大对付翟斌,想必在丁零人里,早就布满了眼线,只要翟斌真的起了叛意,想要图谋慕容垂,来不及发动,就会给拿下。这样也好,关东那里乱上一阵,让那些野心家们无暇他顾,这样有助于我们在关中成事。不过现在不说这些,只谈当前之乱,要是连苻坚和慕容冲都对付不了,还谈什么与慕容垂争霸天下呢。”

    所有帐内众人都齐声道:“大单于英明,我等见解不如也!”

    姚苌点了点头,看着姚兴,说道:“兴儿,你虽然刚刚回营,但以后你是要继承孤的大业的人,不仅要有一个作为谋士的眼光,更是要有作为将帅的全局判断,以你之见,我军当前面对的形势,应该如何行事呢?”

    姚兴不假思索地回道:“苻坚的主力被慕容冲拖在灞上一带,难以顾及到我们,这正是天赐良机,可以让我们击破当前的杨璧偏师,孩儿以为,现在我军兵力占了绝对优势,可以想办法吃掉这股秦军。”

    姚苌轻轻地“哦”了一声:“这么说来,你是要我们强攻秦军大营了?”

    姚兴摇了摇头:“不,孩儿回来之时,路过秦军的赵氏坞营地,他们的营地还是非常坚固的,只守不战,以我军现在的军力和装备水平,虽然人多势众,但不可能强攻得手。而秦军的水源和粮道也没有被切断,只怕会长期相持下去。如果想要速胜,就得吸引秦军主力主动出营,与我战斗才行。”

    姚苌满意地点了点头:“那你有什么办法,能让秦军出来呢?”

    姚兴正色道:“办法是现成的,这回我军从岭北出击,深入关中,就是想要劫掠关中各地的粮仓,而苻坚主动迎击,甚至可以放下鲜卑燕军不管,一来是我军相对战斗力较弱,好打,二来也是要保住关中粮仓。打仗嘛,两军对垒,胜负一日可决,但是军中不可一日无粮,苻坚掌握的地区,民众数量众多,粮食消耗也巨大,如果他失了今年的粮食,那很快就会陷入饥荒,以他那爱护百姓的个性,又不忍心把这些民众给驱逐,就只能被迫提前与我军或者是燕军决战了,在这种情况下的决战,胜算极低,一战可擒苻坚!”

    姚苌哈哈一笑:“我儿见解真的不错,看来这些年,你在丁零人那里也学到了不少啊。”

    姚兴微微一笑:“父王过奖了,只不过孩儿与丁零人在一起都清楚,他们想要掠夺的天性,并不是他们比汉人或者是别的民族更凶残,更好战,而是因为丁零人天性散漫,不事生产,游手好闲,没的吃就只能去抢。其实这个道理对于所有人也一样,太平年间,汉人百姓可以安心种地,有口饭吃就能安居乐业,但乱世之中,一旦无粮,那不管是汉人也好,羌人也罢,谁都会从人变成野兽的。到了那时候,相互攻击,抢夺粮食,只为活命,苻坚的仁义不能填饱民众的肚子,而父王如果有了足够的粮食,足够稳定的后方,那一定是从者如云,即使是心中念着苻坚好的民众,最后也会成为父王手下忠诚可靠的战士。”

    姚苌笑道:“很好,你的意思就是,我军四处掳掠,去抢关中地区的粮食,对吗?是不是如此一来,秦军就能出战了?”

    姚兴点了点头:“不错,百姓无粮,而军队就在一边驻扎,他们一定会向军队求救的。苻坚的军队,多数就是关中本地人,如果看着亲人家属受了难,又怎么可能忍得住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