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七百四十五章 老羌诱敌得全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杨风环的眼中泪光闪闪,站起了身:“杨护军,作为一个男人,看着全家老小死于贼手,却不能去拼了这条命报仇,还谈什么有意义没意义?人生在世,连为亲人报仇都做不到,还算个男人吗?您有令在身,不能出击,可天底下最重要的无非忠孝二字,我们为亲人复仇,就是天王在此,也不会阻止的!”

    一边的徐成走到杨璧身边,低语道:“杨护军,军心士气可用,上下同仇,未必不可一战,咱们在这里坐视羌贼猖獗,太被动了,眼下如果连出击打一下都不能做到,只怕会失了军心,也失了民心啊。www.luanhen.com

    中军将士中,突然有一个小军官转过了头,单膝下跪,对着杨璧说道:“卑职请命,愿随杨偏将一起出击,为死难的乡亲们复仇!”

    紧接着,十余个军士也跟着回头请命,再来就是几十个,上百个,最后全营的将士们都齐齐地举起武器,要么以剑击盾,要么以槊柄顿地,有节奏地大声叫道:“报仇,报仇,报仇!”

    杨璧咬了咬牙,环视四周:“你们都愿意随本将出击,为乡亲们报仇,虽死无憾吗?”

    所有将士齐声吼道:“报仇,报仇,报仇!”

    杨璧一咬牙,抽出宝剑,直指向天,大声道:“众军听令,随本将出击,强攻羌贼大营,为死难的乡亲们,同袍们,报仇!”

    三个时辰之后,三原,战场。

    姚苌还是身着一身小兵的衣甲,在几十个护卫的跟随下,跷着二郎腿,坐在一个临时拿来的木墩之上,面带微笑,看着面前二十余个给五花大绑,浑身血污的秦军将校,为首一人,正是杨璧。

    姚苌的脸上保持着一丝戏谑的微笑:“杨护军,咱们又见面了,对于同朝为官二十多年的老朋友,你下手是不是太狠了一点,直的是要我的命啊,至于嘛!”

    杨璧恨恨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羌贼!你不是男人,不敢跟我们堂堂正正地较量,只会用这种下三滥的伎俩!有种的话,你现在把我们放了,咱们再重新大干一场!”

    姚苌笑着摇了摇头:“杨护军啊杨护军,我就是现在放了你,你也没有跟我大战的本钱了啊。难道你忘了吗?你今天攻我营地,中了我的埋伏,进入空营之后,你的部下不是落入大坑,就是被箭雨清洗,一个时辰不到就伤亡过半了,你和你的这些将军们率残部突围,却早被我们设伏擒杀,现在你的那一万部众,七千多首级成了我军的战功,只怕剩下的那二千多人,也不会再跟你这个败军之将了吧。”

    杨璧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是我一时冲动,不听天王之言,我,我对不起将士们,对不起天王!羌贼,你杀了我吧!”

    姚苌笑着摆了摆手:“刚才我就说过了啊,咱们可是同僚几十年,我怎么会舍得杀你杨护军呢。我还需要你杨护军带话给苻天王呢,就说我姚苌本无叛意,若不是巨鹿公苻睿有勇无谋,不听我言,中了敌军的埋伏,又怎么会落个兵败身亡的下场呢?我姚苌也是怕了军吏前去向苻天王请罪的,如果他肯原谅我,那我自当为之效力,只可惜他不去管他儿子的罪责,却迁怒于我,斩了我的信使,那我还能送过去给他杀吗?”

    毛盛厉声道:“羌贼,不要给自己找理由了!你就是处心积虑地要谋反,若非如此,你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拉起这样的大军来!骗谁哪!”

    姚苌微微一笑:“那可不是我处心积虑,而是我们羌人都念着先父大酋长的好,我本是逃难到岭北,只想隐姓埋名,可架不住咱们羌人百姓们拥戴啊,苻坚无能,为了自己的野心南侵,结果大败而归,这才有了天下大乱,乱世之中,民众聚众自守,本就无可厚非,最早起兵的也不是我姚苌,而是丁零翟氏,西秦乞伏氏,燕国慕容氏这些人吧,我可是为了苻坚去平叛讨伐过的呢。他自己气急败坏不用我这个忠臣,怪得了谁呢?”

    徐成咬了咬牙:“姚苌,我们都知道你口若悬河,能言善辩,不过,白的永远变不成黑的,你若真是忠臣,就率众归降天王,天王一定会赦免你以前的罪过,重新重用你的,敢不敢?”

    姚苌笑着摇了摇头:“徐将军,咱们都不是小孩子了,闹成现在这样,还谈什么重做君臣?这天命本就是不定,哪有一辈子要向某人效忠的道理?当年苻秦杀我兄长,奴役我羌人部落,无非是靠着强力,而不是什么仁义。不杀我姚苌,而是留我一命给我官职,也是要我来安抚我们羌人部落罢了。并不是他苻坚真的有多仁义。就象你杨护军,你出自仇池杨氏,不也是被苻坚灭国后给了个官职吗?难道这就是仁义了?这就是你子孙后代都要向他苻氏效忠的理由了?”

    杨璧大骂道:“羌贼,休得多言,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永远不会知道人心的可贵。天王他,他是真命天子,仁德圣君,岂是你这人面兽心的狗东西能比的?!你有种现在就杀了我们,我们就是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一边的尹纬眉头一皱,说道:“大王,这些人冥顽不灵,不可能归降我军的,不如斩杀,送首入长安,以宣扬我军军威。”

    姚苌没有回答,转头看向了一身盔甲,立于一边的姚兴:“兴儿,你怎么看?”

    姚兴笑道:“父王不是已经有了主意了么?又何必问儿臣?”

    姚苌笑道:“哦,你来说说,孤现在是何意向?”

    姚兴正色道:“若父王想杀他们,刚才战场上就杀了,若父王想用他们,也不会这样言辞羞辱,却无一言招降。父王如此做,是想放他们回长安。”

    姚苌满意地点了点头,一挥手:“按世子说的做,给他们每人一匹马,让他们回长安吧。”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