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七百五十八章 慕容双刀世无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随着刘裕的这一吼,即将落地的慕容兰,突然在空中猛地一个拧身,她的手中双刀一停,腰肢扭动,双足踢向了刀的背面,借着这一下空中的发力,本来垂直下落的她,顿时在空中翻了个个儿,头下脚上,倒了过来,而借着这一下发力,她又是一个夜叉探海,以右手的长刀,刺向了地面。www.biquge001.com

    当刀尖刺中冰冷的地砖时,预料中的埋伏,机关都没有发动,这柄可刚可柔的镔铁雪花刀,承受了慕容兰下冲的力量,本来绷得笔直的刀身,有些弯曲,而慕容兰的身躯,也随着这一下刺击而变得缓了节奏,没有急速地落地,她娇叱一声,弯曲的刀身猛地一绷,再一弹,把她的整个身形都弹向了半空之中,翻过一道优美的曲线,再次恢复了原来的姿势,飘然而落,就停在了那玉玺的边上。

    刘裕的心中一块石头也落了地,他本来最担心地面上有什么机关和埋伏,比如连弩射击,慕容兰的身子悬在半空之中,无从借力,如果应对突袭,即使是自己,只怕也无法抵挡,可是没想到慕容兰的身形竟然轻灵到了如此的地步,那两柄镔铁雪花刀不仅削铁如泥,更是可以有此妙用,能让此女在空中借力,以刀探地,一旦形势不妙,不仅可以弹身而退,更是短刀可以脱手掷出,刘裕知道,慕容兰的两把刀,都跟自己的宿铁刀法一样,有精钢细链缠刀柄与手上,可脱手飞出,又瞬间取回,抡起来更是可以横扫方圆丈余内的敌手,端地好使。

    慕容兰的身形一落地,一个秦军宫卫,军官模样的家伙惊呼道:“不好,贼人想偷玺!”他说着,一下子舍了正面的对手,就冲向了慕容兰。

    慕容兰的嘴角边勾起了一丝不屑的冷笑:“不自量力!”

    也不见慕容兰怎么发力,左手的镔铁短刀,突然脱手而出,如同流星追月一般,顿时就飞向了这个宫卫,这一下慕容兰用了全力,速度极快,距离又近,不到五尺的地方,几乎是瞬间即至,那个冲过来的宫卫军官,几乎都来不及举剑格挡,就给一刀洞穿了前胸,血刃直透后背,力道之大,把他前胸的一层札甲,都击得当胸粉碎,连里面的内脏,都看得清清楚楚了。

    这个军官的嘴角边溅出一道血箭,身形往前又冲了两步,轰然倒地,这会儿其他的秦军宫卫也回过了神来,再也顾不得去欣赏慕容兰绝世的容颜了,纷纷转头身着慕容兰冲了过来,慕容兰的眼中杀气一现,手腕一抖,缠在玉腕上的细铁链一动,那把插入前面那个军官前胸的镔铁短刀,猛地飞了回来,在空中变了个向,再次飞出,两声惨叫声响起,从侧后面冲来的两个秦军戟士,脖子上多了两道细口,转而猛地裂开,血箭如喷泉般地飚出,当真是一刀断喉。

    屋顶之上的刘裕情不自禁地赞了声:“好快的刀!”跟慕容兰一路之上也见过不少山贼散兵,慕容兰虽然跟自己也并肩战斗过几次,但显然保留了实力,今天在这大殿之中,却是全力发挥,一长一短的雪花双刀,那传说中的塞外龙城刀法,如同大漠黄沙,大开大合,又如滚滚长江,奔流不息,短刀飞击,长刀护体,几乎没有一个秦军将士,能近她十步之内,片刻之间,就有三十多名冲上来的宫卫,被慕容兰的长短双刀击毙,全是要害之处一刀致命,绝不拖泥带水,这个有着天使容颜的绝世佳人,这会儿却是成了这太极宫中秦军将士眼中最可怕的死神,渐渐地,中间这块玉玺附近,再无秦军伏兵敢上前了。

    刘裕的眉头渐渐地舒展开,心中暗道,这慕容兰还真的挺会找时机,这会儿秦军的援兵纷纷冲向了苻坚寝宫的方向,这太极殿反而没什么人理会,看来这慕容兰还真的有可能夺得这玉玺了,若是刚才她真的不管不顾这玉玺,配合着那些杀手直奔苻坚的寝宫,以她的这等惊人的武艺,也许还真有些希望,在秦国援军到来前,杀入宫中,手刃那个苻天王呢。

    太极殿中最后一声惨叫声响起,紧接着就是一个身体落地的声音,甲叶子撞击在地上,响起“咔啦”一声,慕容兰缓缓地从面前的秦军背上抽回了长刀,在他的身上抹了抹刀身上的血渍,鲜血顺着血槽,滚滚而下,可是刀身之上却没有沾一滴的血珠,有此绝世神兵,难怪慕容兰能一出手就清理全场。

    一个杀手头目向着慕容兰一拱手:“朱雀头领,这里已经安全了,我方兄弟战死十七人,秦军伏兵一百四十七人全部击杀,无一走脱。”

    慕容兰点了点头,她也不抬头看屋顶上的刘裕,一双秀目中光芒闪闪,警惕地又看了一眼四周,确定再无敌军后,才沉声道:“弟兄们辛苦了,只可惜今天刺杀苻坚不成,现在,我们迅速取了玉玺,从地道撤离。”

    那个杀手头目一直在殿内战斗,并不知外面的情况,睁圆了眼睛:“什么,朱雀,你没有去杀掉苻坚?不是说好了你和那个青龙联手先去…………”

    慕容兰不想多解释,摆了摆手:“罢了,此事以后再说,现在秦军援军随时可能过来,我们拿了玉玺,快走,你去打开地道。”

    杀手头目心有不甘地拱了拱手,转头带着几个手下,奔向了殿外,殿中的二十余名黑衣鲜卑杀手,全都跟在慕容兰的身后,围向了那个龙椅边的小案,小案之上,一只精美的,尺余见方的紫檀木盒子,静静地镇在那里,刚才的激烈厮杀,竟然没有半点血迹波及到这紫檀木盒子上,也算是奇迹了。

    慕容兰看着那盒子,冷笑道:“弟兄们,这就是伪秦的传国玉玺,没了这个,苻坚再也不能号令天下啦。现在,就由我亲手取下它!”

    慕容兰说着,收起双刀,上前去取紫檀木盒子,可是当她的素手刚刚碰到紫檀木盒子的一瞬间,一声极为轻微的机簧响动声,钻进了刘裕的耳中,刘裕这一下惊得直接跳了起来:“不好,陷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