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七百七十一章 女兵扬尘赚苻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慕容兰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你这样做是出卖我们!刘裕,你不能拿我们鲜卑大燕的利益去跟苻坚作交换!”

    刘裕冷冷地回道:“你说的大燕,是你大哥的后燕呢,还是慕容冲的西燕?慕容兰,我怕你是没搞清楚状况,若是西燕得势,攻破长安,你才真正成了他们手中要挟你大哥的人质,到时候生不如死,可别怪我没提醒你。www.83kxs.com

    慕容兰咬了咬牙,玉指如飞:“那你最好现在就把我交给苻坚好了,然后你就带着玉玺回东晋,反正我们立场敌对,在一起也只会互相出卖,不如早点了结的好。”

    刘裕轻轻地叹了口气,抹掉了慕容兰刚刚写下的这段,回写道:“我说过,我不会扔下你不管的。其实刚才说的那些都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你现在伤这么重,哪儿也不能去,只能在这里好好养伤。什么时候你伤好了,我们才能考虑下一步的行为。”

    慕容兰微微一愣,满脸仍是狐疑,写道:“你是在骗我吗,刘裕?”

    刘裕看着慕容兰,神色变得严肃起来:“好了,现在不开玩笑了,我现在是认真的,刚才是看你受伤之后,怕你绷得太紧,所以开了个小小的玩笑,我们是战友,是兄弟,我不会扔下你的,更不会让你当人质。那些不过是向苻坚提的借口,现在我们要想的是,怎么才能尽快脱身。”

    慕容兰的神色稍安,轻轻地叹了口气:“你不应该为了我留下来的,刘裕,你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苻坚其实不会对我怎么样。”

    刘裕摇了摇头:“以前他对你不错是因为你大哥那时候还没背叛他,可现在不一样了,苻坚现在最恨的人除了姚苌就是你大哥,对慕容冲只有鄙视不屑。杀了你祭旗都不是奇怪的事,有件事你大概不知道,苻晖就在你昏迷的这几天,死了。”

    慕容兰这一下惊得睁圆了双眼,以左手轻掩樱口,好一阵,才缓了缓神,继续写道:“怎么回事?苻晖所部不是精兵吗,又是阻水扎营防守,你跟我说过,很难攻破的,怎么几天不见,就死了?”

    刘裕叹了口气:“那是因为慕容冲太能打了,听说他派兵进攻苻晖的大营,本来苻晖是坚守不战,但是慕容冲却是让数千女人,身着五颜六色的艳丽衣服,跑到苻晖的营前骂阵,这些妇人本来就是口尖舌利,骂出的那些话也是不堪入耳,苻晖的军心浮动,一方面无法忍受女人指着自己鼻子骂自己是懦夫,一方面又看到这些年轻女子,起了色心,将官不能制止,苻晖只好开营出战。”

    慕容兰的眉头一皱,写道:“然后就中埋伏了?”

    刘裕摇了摇头:“那倒没有,苻晖毕竟还算是比较持重,出营之后就背靠大营列阵,不轻易出击,反倒是慕容冲主动渡过灞水来攻。”

    慕容兰讶道:“不对啊,这是兵法大忌,半渡过河去进攻敌军的坚固营地,是自寻死路,本来苻晖阻水为营就是想降低我们燕军骑兵的速度,再来个半渡而击,那只会大败啊。”

    刘裕微微一笑,写道:“这就是慕容冲让我也吃惊的地方了,那些前去骂阵的女人,每个人除了拿着弓箭和长槊外,还带了一个大布囊,一开始没人注意这些东西,还以为是用来填平营前壕沟用的,但是当燕军进攻,与秦军隔水对射时,这些女人突然冲到阵前,打开了布囊,原来里面装的尽是尘土,给风一吹,漫天都是灰尘,如同飞沙走石一般,方圆数里之内不可视十步之内,然后燕军全军鼓噪,锣鼓声喧天,秦军不知对方有多少人马,一时间惊恐万状,居然崩溃了。”

    慕容兰的眼中带了几分笑意,写道:“真的是太精彩了,想不到冲儿还有这个本事。刘裕,你上次说过,说苻晖的兵马虽然装备精良,也多是精壮军士,但是经历了淝水之败后,士气低落,军无斗志,若是遇到突袭,处于不利的情况下,很容易垮掉。”

    刘裕点了点头:“不错,就是如此,若是我的话,不会带这样的军队上战场,一支军队最重要的就是士气,斗志,这是他们的灵魂,魂要是都没了,那再好的装备也是无用。苻坚自以为洛阳军队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却不考虑部队的军心,士气,战意这些,所以他淝水会输,这次也一样会输。”

    慕容兰叹了口气,写道:“那苻晖不会是一战全军覆没吧,毕竟这回有营地,总能抵抗一阵。”

    刘裕微微一笑:“也就是靠了大营里的守卫,才算勉强守住,但前营和左营失陷,十七员将校,两万三千部队伤亡,可谓元气大伤,灞水一线被西燕军突破,他只能退兵守阿房宫旧址了。”

    慕容兰的眉头一皱:“那不是没全军覆没吗,你说他死了,又是怎么回事?”

    刘裕写道:“苻坚听闻前线大败,大怒,派使者去责骂苻晖,说他手握精兵强将,又有坚固的大营和灞水防线,居然会让鲜卑军主动突破,还有如此损失,平时里只会跟他的父王拍胸脯吹牛,真打起来一败涂地,有何面目去见长安城的父老,有何面目去见那些战死将士的家属?”

    慕容兰的眉头紧锁:“大败之后,需要的应该是安抚人心,振作士气啊,苻坚怎么能这样反而去逼迫自己的儿子?上次苻睿战败,姚苌遣使请罪,苻坚就是一怒斩使,让姚苌有了正当理由扯旗造反,这回还不吸取教训,我要是苻晖,说不定直接就会自杀了!”

    刘裕点了点头,写道:“不错,苻晖的性子刚烈,还真的就给骂得自杀了,这下苻坚傻眼了,亲自跑去军中收拾残局,这也是你现在看不到他的原因。”

    慕容兰的眼中光芒闪闪,飞指写道:“趁此良机,我们联合慕容纬,里应外合,夺取长安,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