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九百六十七章 雄主枭杰少年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慕容垂幽幽地叹了口气:“没办法,这是规矩,如果立嗣只立贤不问嫡长,那势必诸子人人相争,我慕容氏以前代代手足相残的惨剧,必将重演,你们汉人的八王之乱,不就是这样来的吗?若阿宝在位,兄弟齐心,即使不能扩张,也可守住江山,再说,阿宝的儿子慕容盛,可是着实不错啊。www.biquge001.com

    青龙笑道:“那也得等慕容盛能坐上这位子再说,何况他现在人在西燕那里,能不能活着回来都是个问题。你的儿子慕容柔,反倒是全无主见,处处听这个侄子的摆布,也是有意思。”

    慕容垂勾了勾嘴角:“现在西燕那里所有的消息,都是盛儿传过来,这孩子年纪不大,却是极有胆色,若是阿宝有他的一半,我也不用担心了。其实我不是没起过换人的念头,可是阿农,阿隆,阿麟他们几个都很不错,难分高下,阿麟相对来说更强一点,但他的母亲当年害死阿段,被我手刃,他以前也出卖过我,我因为惜才才留他一命,断然不能把江山大业交给他。”

    青龙微微一笑:“可是慕容麟的身上,有一种不安的,可怕的气息,他才是对你的位置最渴望的人,这个人为了自保,是不择手段的,当年可以出卖你,现在又可以在你面前隐藏自己的想法,你活着的时候也许他还会老实,但你身后,乱你慕容家的,一定是此子。”

    慕容垂咬了咬牙:“现在大业未定,我还需要人人效力,如果没有任何理由就去杀自己的儿子,还是立了大功的儿子,那还会有人来投奔我吗?青龙,你好像也不是个大义灭亲的人吧。这回你在背后黑了谢安,就不怕黑手党从此散伙吗?”

    青龙冷冷地说道:“黑手党成立百年,四大世家明争暗斗,又有哪次是真正地一心过?当年谢安自己不也是这样明着支持,背地使绊坏了桓家的北伐吗?不也是在黑手党会议上劝进桓温,背后却拉上王坦之一起阻止桓温称帝吗?他做初一,就别怪别人做十五,一切都是因果循环,要怪就怪他急功近利,吃相难看,只想着谢家独大,却不考虑各方的平衡,三家联手阻他一家,这本身就是问题。”

    慕容垂勾了勾嘴角:“你们汉人就喜欢玩这套内斗,哪天要是不玩了,才有北伐的可能,青龙,你跟我们慕容家打了几十年交道,这事你的伙伴们知道吗?”

    青龙摇了摇头:“就象你跟我的交往几十年,你的父兄知道吗?阿垂,咱们少年相遇,意气相投,当时联手发下要改变这个世界的宏愿,现在几十年过去,你我都位高权重,称霸一方,也算是实现了当年的誓言,我们的这份友谊,才是这个乱世中最珍贵的。”

    慕容垂叹了口气:“所以你跟我这样的交情,都不肯透露黑手党的几家是谁,也就是前天你才告诉我玄武是他谢家。我在你这里,可是没什么隐瞒。有件事我忍了很多年,今天我要问个清楚,当年金刀害我令儿的事情,是不是你干的?”

    青龙似是早有所料,平静地看着慕容垂:“我知道此事,但并不是我策划的。”

    慕容垂双眼圆睁:“什么意思?你如果知道,为什么不向我示警?王猛怎么可能知道我家金刀的秘密?!”

    青龙轻轻地叹了口气:“王猛也有他的朋友,事到如今,我也不妨告诉你,朱雀与王猛,一直有私下来往,就象你我几十年的交情一样。你可别忘了,你辽东龙城那里,曾经有过我大晋使者过去册封,而朱雀的先人,就在那里留下了情报线人,你这些年在那里秘密经营和训练死士,打造甲骑俱装的装备,这些事你自认为无人可知,但朱雀却是了如指掌。”

    “所以你让慕容令秘密投奔辽东的事,朱雀也一早就知晓,他跟王猛的合作,最重要的一个交换条件就是王猛劝止苻坚南下,而他来提供你慕容垂的谋反证据,王猛一心要你的命,但苻坚却没有证据不肯杀你,于是王猛就让你挂帅南征,就是诱你犯错,逼慕容令出走,若非你心里有鬼,怎么会给他钻了这种空子?!”

    慕容垂咬牙切齿地说道:“果然是这样,我这些年思前想后,也不知道哪里出了漏子,就算对你,我也没说过辽东的秘密,金刀的秘密。王猛的手没有伸到辽东过,这点我很确定,一定是有人向他报信。但是朱雀的计划,你知道后为何不通知我?你若早说,令儿也不会死!”

    青龙摇了摇头:“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你当时南下,要我准备接应你,我为此亲自到了荆州,作好安排,没想到你直接就给苻坚拿下了,连我都差点给桓冲察觉,毕竟这样规模的调动,已经让我多年隐藏在暗中的实力乍现,回建康之后,黑手党各方问我怎么回事,我好不容易才搪塞了过去,但我想他们都心中有数,知道我跟你是有联系的。也就是在那次的会上,朱雀才公布了跟王猛的关系,还拍胸脯打包票,有王猛在,秦军绝不会南下,我们大家都会安全。”

    慕容垂冷笑道:“可他万万想不到,苻坚居然没杀我,而王猛也给气死了,两年之后,我终于引得秦军南下,这才让本来势力最弱的玄武,也就是谢安趁机翻了身,压过了你们这些人。现在谢家的野心越来越大,所以你们又反过来借助我手打掉北府军,打掉谢家。青龙,你口口声声说什么我们少年时就有的友谊,其实还不是为了自己?!”

    青龙微微一笑:“大家都是聪明人,这些话自己明白就行,何必说这么直白呢,咱们能做朋友是因为咱们对彼此都有用,我们帮你在河北复国称帝,你帮我们重新完成力量的平衡,阻止谢家独大的野心,不是各取所需吗?现在我们都老了,终有一天,这天下会是年轻人的,早早布局,让我们这样的关系留到下一代子孙,才是我这次来见你的原因。”

    慕容垂叹了口气:“有刘裕这样的年轻人在,怕是不可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