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一千三百零七章 寄奴登城如天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刘穆之眨了眨眼睛,竖起耳朵,听起周围那不停作响的石头击中木板之后,沉闷的响声,头顶之上,也隔三岔五的有粉尘落下,他摇了摇头:“看来,西燕军的石头,数量不少,块头也不小啊。www.83kwx.com

    刘裕摇了摇头:“不,块头并不是太大,也就十斤左右,若是三十斤以上的大石头,不会只落这点灰尘下来,奇怪,他们的投石车应该是在两里之外发射,按说可以抛出大石,却只扔这些小东西,意欲何为?”

    突然,刘裕的眉头一皱,刘穆之几乎同时作出了反映,他的鼻子抽了抽,讶道:“奇怪,怎么有血腥的味道?”

    他的话音未落,外面的帐门之外,落下了几样东西,正是刚才砸在这军帐顶端的木板顶盖之上的“飞石”,这一下,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那不是什么石头,而是几个血肉模糊的人头。

    刘裕站起身,快步上前,外面的破空之声已经渐渐地平息了下来,而这金墉城内满地,都是滚动着的人头,男女老少的都有,甚至还有一些显然是未成年的小孩子,从发型上看,成年人都是留着髻,而不是胡人常见的辫发,显然,这些都是汉人。

    有几声嘶心裂肺的哭声,从城头传来:“爹啊,兄弟啊,孩儿不孝,让您遭了燕贼的毒手!”

    刘裕举头看去,只见几个天师道弟子打扮的人,在城头捧着一些首级,痛哭流涕,声声泣血,让人闻之心酸,而刘穆之则站到了刘裕的身边,肃然道:“看来这些首级,都是氓山被攻破的村寨的百姓,天师道的弟子里有些就是当地的山民乡人入道的,跟随卢循行动倒是躲过了一劫,可是他们的家人却是遭了毒手。这会儿看到亲人的首级给人象石头一样地扔进了城,当然受不了。”

    一个蓝衣的天师道弟子抽出宝剑,双眼血红,就要跳下城墙,大吼道:“老子跟你们拼了,燕狗!”

    徐道覆一掌切在他的脖颈之上,这人顿时软到了地上,人事不省,徐道覆摇了摇头,对着身边的亲卫们吩咐了几句,他们把这人抬起,向着城下的伤员收容所里走去,而就这会儿功夫,几个失去亲人,情绪激动的天师道弟子,也被控制和隔离了。城头陷入了一片沉默,可是所有人的眼中,都闪着愤怒的光芒。

    城外一个粗吼的声音扯着嗓子叫道:“城中晋军听好了,这些首级,就是与我大燕对抗的氓山逆党,不从我家大将军军令,负隅顽抗,结果一两天时间,就寨破人亡,你们区区两千人,守这小小金墉城,他们的结局就是你们的将来,早早开门投降,还可以免除一死,若有人能斩刘裕首级来献,更是可以赏金封候,我家…………”

    一声强烈的破空之声响过,城外响起一声“哎哟”的惨叫,紧接着是一个身体扑地的声音,而那个粗吼的嗓子就此中断,城头之上,檀凭之手持大弓,怒目而视,四股兽筋缠在一起的大弦,还在微微地晃动着,显然,这名燕军信使低估了神箭瓶子哥的厉害,而这个误判,让他付出了性命的代价。

    刘裕走出了营帐,一步一步地登上了城头,城外的飞首破空的声音仍然不绝于耳,时不时还有飞进城中,砸到屋顶或者是砸中城墙垛口的,城上的战士们,全都伏着身子,趴在女墙之后,可是他们的手,都紧紧地握着手中的兵器,眼中却是杀气闪闪,神色坚毅。

    刘裕直接站到了一个垛口上,他那伟岸的身形,伴随着迎风飘舞的披风,让城上城下的每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如同一尊天神一般,他压根不看外面那密集的西燕军阵,不看那还在扬着力臂,上下翻飞的投石机,更不看几百步的盾牌之外,那黑压压的燕军弓箭手,他面向着金墉城中,朗声道:“战士们,兄弟们,你们可都看清楚了,这些是什么?”

    一个沉痛的声音高声道:“这些是燕贼在城外屠杀的无辜百姓,他们不仅杀人屠寨,还把他们的首级当成飞石扔进城内,就是想动摇我们的军心!”

    刘裕大声道:“说得好,燕贼毫无人性,如同野兽,他们刚才说,要我们开城投降,不然就是这样的下场,但是,我告诉你们,当年这些恶贼,在长安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他们骗长安的百姓,骗新平的将士,说是开城可以保命,但一旦这些地方开城,他们却是一涌而入,一边洗劫全城,一边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因为,杀戮和抢劫才是这些人的本能,无论降与不降,都会成为他们的刀下之鬼。”

    城下魏咏之的声音尖声响道:“寄奴说得好,降是死,不降亦是死,不如死战到底,杀贼立功!”

    一阵阵的声浪高高响之:“杀贼立功,死战到底!”

    一声破空之声响起,刘裕的眉头一皱,看也不看,回手一抄,一杆长杆狼牙箭就给他直接抓在了手中,他一个旋身,就在转身的这一瞬间,这枝箭已经搭上了左手持着的奔雷大弓的弓弦,弓如满月,箭似流星,一箭飞出,一个刚刚吓得转身要逃的西燕军校,给从后心直接一箭钻入,把他整个人都钉到了地上,血流遍地,如此神箭绝技,不逊于刚才的檀凭之,吓得本来有不少跟这人一样从盾阵后偷丛溜出,想要偷袭刘裕的弓箭手们,全都钻回了盾牌内,再不敢出来。

    刘裕冷冷地说道:“西燕狗子听着,再敢妨碍老子跟兄弟们说话,就让你永远也说不出话,此人,就是下场!”

    刘裕转过了头,对着城头的战士们沉声道:“兄弟们,把这仇恨埋在心里,燕贼想要攻城,就让他们有来无回,这里不是氓山的坞堡,这里是固若金汤的金墉城,西燕军已经在我们的手中连败两阵,现在,就让他们败得更惨,死的更多,让敌人的鲜血,首级,来祭奠这氓山的亡灵,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