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戏马台下会青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彭城,戏马台。www.83kwx.com

    巨大的格斗场下,是一座庞大的,如同迷宫一般的地下城,数百个铁笼林立,如同野兽一样,焦躁不安的格斗士们,身上套着厚重的枷锁,在来回地走动着,不时地有人咆哮,而在他们的头顶,刀剑相击的声音,格斗士们杀人时的狂吼,临死之人重伤时的惨叫声,响作一片,震得头顶的灰尘如沙尘般窸窣而下,把这些狂暴不安的人身上,覆盖了一层淡淡的颜色。

    最里面的一间铁笼,足有三层粗逾儿臂的厚铁栅所围,密密麻麻,三十多名全副武装,甲胄裹身的剑士和槊手如临大敌,不离左右,而二十名手持强弩的卫士,更是全方位无死角地站在四周,一旦有变,就会对着笼中的人万箭齐发。

    刘裕一袭布衣,手无寸铁,也没有戴上镣铐,就这样平静地盘膝而坐在牢笼之中,他的神色平静,从容,呼吸极有规律,随着一次次的运气,身上各处的肌肉骨骼发出阵阵响动之声,即使是在这里静坐吐息,仍然是与众不同,外面的一切喊叫厮杀之声,仿佛都与这个男人无关。

    一阵轻轻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所有的卫士们都齐齐地收起武器,向着来人行礼,一个阴冷而苍老的声音说道:“全部退下,老夫要与刘大侠单独聊聊。”

    随着护卫们的铠甲抖动与隔壁几十间牢宠里的犯人被强行拖离时的叫骂声渐渐远去,刘裕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在他的面前,只剩下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中的干瘦老者,火光闪耀之下,一具青龙面具在反着光,而面具之后那如鹰隼般的眼神,仿佛能直接看到自己的内心,即使是在喉洞之上喷出的云雾缭绕中,仍然是如云层之中的闪电,犀利冷酷。

    刘裕平静地说道:“你就是青龙吧,想不到,我们会在这样的场合下见面。”

    青龙点了点头,喉洞之上,火光一闪:“刘裕,你这是第一次见我,可是我已经无数次地见过你,当然,都是在你看不到的地方,为了躲避你的目光和察觉,我也没法看得太仔细,今天,也算是你我可以如此近距离地相见。”

    刘裕微微一笑:“是来见最后一面吗?青龙,你是不是想亲手杀了我,永绝后患?”

    青龙也跟着笑了起来:“你也许不知道,当年玄武想要用你的时候,曾经很犹豫,他不知道是不是能控制得了你,是我建议他,用一向仰慕英雄豪杰的王妙音来接近你,如果你们能在一起,是天作之合,从此你就会死心踏地地为北府军,也为我们黑手党效力了。你应该感谢我才是,真正让你走上这条路的,不是谢安,不是谢玄,是我青龙。”

    刘裕冷笑道:“你很了解我吗?我们很熟吗?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连玄帅都要亲自考察我一番才让我从军,你又是怎么认识到我的?”

    青龙哈哈一笑:“刘裕啊刘裕,你可能不知道,在黑手党中,我是专门负责情报的搜集与处理的一位,京口是大晋的精兵锐士所出之地,有什么人才我能视而不见?从你五岁时被接回家,每天在哪里吃的奶,每年打多少次架,和谁打,我都会记得清清楚楚,你第一次跟人动手是五岁三个月十二天的时候,因为邻居阿牛骂你是寄奴,没人要,你把他打晕了过去,是不是?”

    刘裕的脸色一变:“你连小孩子打架都会调查?”

    青龙冷笑道:“一个五岁多的小孩子,能把比自己大六岁的孩子直接打晕,这样的打架,可不多见呢,即使是在京口,所以我自然会多加留意,你每天上山打柴,下河摸鱼,举手投足间都会模仿兽类的捕猎行动,你每天都会去观察那些退伍回乡的老兵们训练拳棍的功夫,这些,我都看在眼里,在你第一回参加京口打架大赛之前,我就知道,当年的魁首,非你莫属!”

    刘裕咬了咬牙:“你知道这些又如何?你只不过想要利用我而已,利用我一腔收复失地的热血和报复,来满足你们这个邪恶组织的私欲,这点就是你和相公大人本质的区别。我为他效力,无怨无悔,但如果是为了你,我宁可去死!”

    青龙微微一笑:“我之所以劝玄武用你,你的这一身横行天下的功夫,倒是在其次,最让我欣赏的,就是你这颗赤子之心,世人皆为利来,皆为利往,即使是参加北府军的人,除了你之外,也都有自己的打算,或是为建功立业,或是为荣华富贵,没几个是真想收复失地,复我汉家河山的。只有你是个例外,所以,对别人可以以利诱之,而对你,只需要把北伐大义放在首位就行了,这点,我感同身受。”

    刘裕冷笑道:“感同身受?难不成你这个大阴谋家还有北伐的热血和纯真?青龙,你这样说自己不觉得恶心吗?你自己真以为和我是一路人?”

    青龙的双眼之中,闪过一丝黯然落寞的神色,他轻轻地叹了口气:“刘裕,曾经年少时的我,跟你一样,意气风发,指点江山,以为可以以一已之力扫清天下,建功立业,青史留名,可是现实是残酷的,在无数的黑暗面前,我最终变成了我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而你,也在一步步地重复我的老路,终有一天,你会变得跟我一样。”

    刘裕冷冷地说道:“也许你说的是实话,但你仍然是堕落了,这是你自己的意志不坚,或者说你的本性就黑暗,给自己走入邪路找了个借口而已。”

    青龙笑着摆了摆手:“刘裕,你也三十多岁的人了,不是初出道时的毛头小子,现在还说什么正邪,不觉得太幼稚了吗?北伐就一定正确?保世家天下就一定是邪恶?这些道理,也许你到了我这个年纪时,会知道得更清楚一些。”

    刘裕摇了摇头:“你会让我活到你这个年纪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