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一千四百九十七章 青龙现身欲下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所有人都循声看去,只见就在主看台的一侧,一处小棚处,缓步踱出一个全身黑袍的人,他的身材瘦高,戴着一个青铜面具,正是青龙的形状,面具之后,一双眼睛如鹰隼般犀利,不知为何,尽管是在光天化日,艳阳高照,但这个人都笼罩在一阵云雾之中,让人看起来,会从内心深处生起一股刺骨的寒意。www.biquge001.com

    此人所在的位置离司马曜不过五六十步,那是九卿级别的头等贵族公卿们所坐的位置,刁逵的脸变了颜色,连忙一挥手:“何方狂徒,竟然敢在陛下面前装神弄鬼,速速与我拿下!”

    司马曜的脸上闪过一丝慌意,但还是摆了摆手:“且慢,此人既然身处贵宾席,当是我大晋的高官厚爵,只是不知道是哪位爱卿,如此装扮,还要…………”

    他说到这里,突然脸色一变,因为他发现,这个黑袍人的喉咙之上,有一个洞,那一身笼罩着他的烟雾,正是从这个洞里冒出的,随着他的呼吸,这个小洞之中火光闪闪,似乎里面就是一个火堆,透着无比的怪异,就司马曜也惊得说不出话来了。

    青龙平静地说道:“陛下,臣是服侍了大晋司马氏皇族几代先帝的老臣,因为容貌丑陋,不得不戴上这副面具,以免惊扰到世人,让陛下生厌,还请陛下原谅。”

    支妙音的秀眉一皱:“看你所在的位置,好像是郗家的所在,请问是郗家的哪位大人呢?”

    青龙的白眉微微一挑:“在臣取下这副面具之前,还先请陛下能原谅臣,准确地说,臣犯了欺君之罪。”

    司马曜沉声道:“你究竟是什么人,取下面具,亮明身份,不然的话,就以刺客论处,将你拿下了。”

    青龙缓缓地取下了面具,那张淌着脓水,到处是新旧相间的死皮的脸,露了出来,不少高门贵女吓得直接尖叫起来,继而开始呕吐,而一些世家高门子弟也是给这张脸吓得浑身发抖,扭头不忍再看。

    司马曜只觉得胃里一阵阵的翻江倒海,可是他不能学着其他世家子弟那样直接不看,皇帝的威严是必须要保持的,他咬着牙,沉声道:“这张脸,朕不认识,你到底是…………”

    说到这里,他突然心中一动,因为他看到了面具取下的同时,一把梳得整齐漂亮的白色长髯,下垂过胸,几近小腹,东晋的士人多留长髯,但如此长度的却只有一人,这个人也正好姓郗,他睁大了眼睛:“难道,你是,你是司徒左长史,宣威将军郗超?”

    此话一出,整个格斗场都一片惊叹之声:“郗超?就是桓温的军师,谋主,号称髯参军的那个人吗?”

    “他不是死了多年吗,怎么还活着,还成了这副模样?当年可是长髯飘飘,丰神俊郎,时人皆以为神仙样的人物啊。”

    “啊,明白了,原来他根本没死,一直是装死啊,怪不得说是欺君之罪,哼,想当年谢安与桓温,郗超可是死敌,谢安掌权,他当然没的混了,也只能装死啦。”

    郗超的耳边不停地传入这些议论,他若无其事地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司马曜定了定神,沉声道:“郗长史,真的是你吗?”

    郗超微微一笑,戴上了面具:“正是微臣,当年臣偶染怪病,心跳呼吸俱停,臣的家人也以为臣死了,发丧出殡,把臣埋到了地下,臣只觉得做了一个又怪,又长的恶梦,却又突然惊醒,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地下的虫蚁在啃食臣的身体,因为臣的脸上抹了香油,所以这张脸,还有脖子都给咬出洞了,臣在棺材里与那些虫蚁搏斗了几个时辰,几乎要送命,这时候突然有一伙盗墓贼子来挖臣的坟,想偷陪葬品,这才让臣得以逃离生天。”

    司马曜长舒一口气:“真是听起来都惊心动魄,郗长史,你真的是大难不死啊,只不过,既然逃得一命,为何不向朝廷汇报,恢复你的官职和爵位呢?”

    郗超叹了口气:“当时朝政被谢安一手把握,臣之所以得这怪病,也是给谢安多年来打压所致,他是巴不得我死呢,我若是当时活过来,又会遭其陷害,所以不如暂且隐居,一方面治理身体,一方面静观时局变化,以待报效朝廷,今天,就是我郗超正式重见天日之时,还请陛下饶恕臣这些年来欺瞒之罪。”

    司马曜勾了勾嘴角:“郗长史,你当年就有髯参军之名,足智多谋,这回活过来之后,朕会量你的才能,给你安排合适的职务,希望你能尽心尽力,好好地报效朝廷,为大晋作出贡献。”

    郗超微微一笑:“这是当然的,臣隐居多年,就是为了找到机会,报效大晋,为陛下分忧,今天,就是臣深思熟虑之后,最好的机会。”

    司马曜一下子来了兴趣:“哦,什么机会?你刚才说三方决斗,是什么意思?”

    郗超正色道:“刚才刁廷尉的话,虽然有他跟刘裕私聊的原因,但也有其道理,毕竟刘裕跟慕容兰是这样的关系,不排除慕容凤是故意前来助刘裕脱困的,既然刘裕也说了,要用格斗来证明自己的清白,那就不应该让人有任何的置疑,光是跟慕容凤打还不够,老臣自告奋勇,愿意亲自下场,作为格斗的一方,老臣当年与谢安不共戴天,自然不可能帮着刘裕,有老臣在一边出手或者是监督,自然不会再有人说闲话,说慕容凤与刘裕演双簧,故意为他洗罪啦。”

    司马曜笑了起来:“郗参军,你已经年过半百,当年也是以谋士闻名于世,打斗并非你所长,现在你的身体又是这样,朕怎么好让你下场去决斗呢,那不等于是让你送命吗?这个玩笑,休要再开,如果你是想当裁判,那倒是可以考虑。”

    郗超微微一笑:“陛下有所不知,这些年,微臣钻研上古所传的机关术,有所小成,今天,就是让我大晋的士民,见识一下这机甲神威的时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