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金牌在手横着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刘裕点了点头,沉声道:“可以,只要陛下一声令下,卑职马上就可以去召唤那些可靠的兄弟们,就是在格斗场上,愿意用性命来保卑职的那些北府军老兵。www.luanhen.com不过,卑职不过一个区区中士,这样的调令,恐怕只有陛下能下。”

    司马曜哈哈一笑:“刚才朕不是已经说了么,你现在不是中士了,是刘司马,在宿卫军中任司马,有权调任上士以下的全军将士加入宿卫军,不必通过兵部的批准,而担任朕的殿中司马,可以直接安排朕的随身护卫,不必经过司马将军的同意,朕说过,会给你足够的权限,并不会食言。诏书即刻下达,你现在就可以去张罗安排此事了。这块令牌你拿着,见牌如见朕本人,可便宜行事。”说着,他从袖中取出了一面金光闪闪的令牌,递给了刘裕。

    刘裕没有想到司马曜会对自己如此信任,心中有些感动,他接过了这面金牌,大声道:“那卑职就领命。不过,还请陛下这段时间能戒女色,不去后宫,少饮酒,因为卑职再怎么贴身保护,这床第之事都难以顾及得到。这点,只有请陛下自律了。”

    司马曜的眼中闪过一丝为难之色:“难道,朕的嫔妃也有黑手党的人,不可信吗?不至于吧。毕竟都是跟了朕多年的宠姬了,要下手早就下手啦。人生在世,如果没有酒和女人,那还活个什么劲啊。”

    刘裕叹了口气:“以卑职所知,陛下的不少嫔妃,都是世家高门在位时给您安排的,比如前任的王皇后,就是谢相公所为,无论是世家贵女还是民间女子,能进宫,都可能是黑手党的手笔,还是刚才的话,如果黑手党不下令,未必会对陛下不力,但现在黑手党有足够的动机来弑杀陛下,那身边最信任之人,也可能会有问题。”

    司马曜的眼中光芒闪闪,内心在做激烈的斗争,终于,他一跺脚:“好,就依你的,与一世的真正皇帝相比,这一阵的不近女色不饮酒,也算不了什么,就依你,只要你能有办法保护朕的安全,瓦解什么黑手党,道子党对朕的威胁,把大晋的权力真正收回到朕的手中,朕就算当个半年的和尚,也没有问题。刘司马,你好好干,保护好朕后,朕就给你权力,让你率兵去土断,纠察收回那些给世家高门霸占的无田契之地,变为国有,你想要的东西,朕都可以给你。”

    刘裕对着司马曜行了个礼,一转身,大步就向着殿外走去:“卑职现在就去办。”

    当刘裕的身形消失在殿外时,龙椅之下,一道暗门打开,支妙音神容平静,莲步轻移,从这暗室之中走出,她长长地舒了口气:“得亏刘裕这时离开,再要留上两刻,只怕妙音的闭气之术也无法继续了。”

    司马曜哈哈一笑:“刘裕能发现朕这四周夹壁墙之中的暗卫,却发现不了妙音你,他恐怕还不知道,这些年一直在保护朕的,是你这位红颜知已呢,只要有你在,即使是嫔妃们,也害不了朕。”

    支妙音叹了口气:“妙音毕竟不是陛下的妃嫔,虽然有时您临幸宫人时,妙音能在暗中保护,但总有不在的时候,有几次,妙音也非常为陛下的安危担心,毕竟,如果妙音跟陛下公开在一起了,那会稽王一定会有所警觉,不再信任妙音,所以,为保险起见,按刘裕说的那样,最近远离女色,戒酒,方是治本之道。”

    司马曜点了点头:“如果妙音也这么说,那朕就没什么可怀疑的了,只是刘裕真的完全值得信任吗?这可是把朕的性命交于他手啊。万一他手下的哪个兄弟也是给黑手党收买的暗桩,那朕不就危险了?”

    支妙音摇了摇头:“应该不至于,一个人的本性,可以在战场上看出来,刘裕一定会挑跟自己过命的人,绝对信任的人来宿卫陛下,到时候,也请陛下配合。至于刘裕刚才说的事情,妙音有些吃惊,没有想到他竟然已经可以开始安排我大晋的人事了。现在的刘裕,已经不再是个单纯的军人,陛下需要认识到这点。”

    司马曜的脸色一变:“那他说的分豫州之地给江州,还可不可行?”

    支妙音正色道:“这是妙棋,高招,能让道子党内不战而乱,我都没有想到过这样的好棋,除了庾王两家的矛盾外,还有孙泰跟王国宝的矛盾,也可以利用,妙音会向会稽王进言,先暂时疏远孙泰,王国宝一旦发现会稽王跟孙泰离的远了,一定会全力打压孙泰,而吴地遍布的天师道党徒,则会在道子党一系的庄园中四处闹事,那刘裕就会有充分的理由和借口,为陛下去行土断之事了。”

    司马曜笑了起来,想去拉支妙音的手:“有你在,朕放心。”

    支妙音的香肩微动,轻轻地抽回了几乎要给司马曜握住的手:“陛下,我们有过约定,在您正式掌权之前,我还不能成为你的皇后,君王一诺,代表天地,还请您记住这点。”

    司马曜咽了泡口水,两眼一阵淫光闪耀:“就是为了这天早点到来,我也得好好地控制自己,妙音,放心吧。”

    当刘裕走到殿外的时候,长长地舒了口气,他回头看了一眼两仪殿,喃喃道:“陛下,你如此信任我,我自当粉身碎骨,护你周全,希望你能做到你所承诺的事情。”说完,他对着站在门口值守的朱龄石沉声道,“龄石,我现在奉了圣命,要去办事,一日之内就会回来,我不在的时候,你们要好生值守,护陛下周全,出了任何事情,我拿你是问。”

    朱龄石吓得一个机灵,连忙高声道:“诺!”紧接着,他眨了眨眼睛,“寄奴哥,你可要去哪里?司马将军刚才吩咐过,要你马上去见他。”

    刘裕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广陵,北府军大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