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 前秦仇池同日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刘裕双目炯炯,继续说道:“从此杨定跟前秦之间也产生了矛盾,上次的大界堡之战,他都没有象以往那样召杨定前来,若是杨定在,大概也不会输成那样,现在一步错,步步错,只有继续自己单干了。www.biquge001.com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五天之内,苻登的败报,就会传来。”

    刘穆之长叹一声:“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寄奴,你这样的猛将,在这点上也不下于古代的张良,诸葛啊,刚刚接到的消息,苻登兵进废桥,与姚秦决战,被姚兴和尹纬分兵两路拖延,军粮不继,又陷于缺水的绝境,最后大败,苻登单骑出逃,部众溃散,姚兴趁胜追击,在马毛山追上苻登,这位前秦皇帝最后阵亡,部下非死即降,其太子苻崇已经投奔西秦王乞伏乾归去了,前秦,终于亡啦!”

    刘裕轻轻地“哦”了一声:“还真是跟料想的一模一样,让我再猜猜,西秦归降于前秦,本就是因为力量弱小时采用的依附之举,也只是名义上的归附,不是真让前秦给吞并了,现在前秦完蛋,西秦再也没有接纳苻崇的理由,讲点旧情会驱逐苻崇,不念恩义也许会直接杀了向后秦邀功请赏。你这里应该也有最新情报了吧。”

    刘穆之哈哈一笑,拍了拍刘裕的肩膀:“你还真的是料事如神,不错,乞伏乾归刚接到苻登的死讯后,就把苻崇给赶走了,连半天时间也没让他呆,现在这位可怜的前秦太子,带着仅剩的数千部众,去投奔杨定了,听说杨定亲自率两万大军去边境迎接,他不去找杀死苻登的姚秦报仇,却是准备向西秦兴师问罪,看来,也是预谋已久,就等着前秦完蛋,他好出兵呢。”

    刘裕点了点头:“西秦之所以敢于驱逐苻崇,只怕也没这么简单,应该是暗中跟姚秦也有串通了,赶走苻崇,使之与名义上的部下杨定合军,主弱臣强,必然两军不和,生出矛盾,战斗力还不如杨定一军之时,加上前秦新亡,部下人心惶惶,家属皆在后秦手中,已是哀军,这种没有战意的哀军,会对士气造成极大的损伤,杨定虽然勇猛,但并无统领大军之才,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在西秦手中也占不得什么便宜,这次出兵,他以为是灭西秦的好机会,但在我看来,也许,他会步苻登同样的后尘!”

    刘穆之喃喃道:“要论对天下大势,对于沙场征战的判断和把握,这个世上,恐怕除了慕容垂,无人能及得上你了。不错,几乎是同时传来的军报,苻崇与杨定合军后,顺着逃亡的路线,引杨定大军反攻西秦,可是西秦早就作了准备,那逃亡之路上设了伏兵,让前军诈败,引得杨定一路追击,前后脱节,最后在平川一带,派国中第一猛将,乞伏乾归的弟弟乞伏益州,带着三万精兵与杨定大战,一战斩杀杨定和苻崇,同时斩杀仇池兵马足有一万七千之多,前秦,这才算是真正的完蛋啦。”

    刘裕的脸色一变:“什么,杨定就这么死了?我的天,他这可真的是全军覆没了啊。”

    刘穆之点了点头:“因为他一路轻兵突进,将士疲劳,而对方是以逸待劳,又是西秦全部的精锐,杨定几次突击敌军中军大阵不成,却被对方万箭齐发,中箭身亡,失了主帅的仇池军全军崩溃,被敌军骑兵一路追杀,方有这样的结果。”

    刘裕叹了口气:“想不到这打了十年的关中乱战,居然以这样的方式分出了胜负,姚兴的后秦取得关中和陇东,岭表之地,而乞伏氏的西秦占有陇西,河湟,南接慕容吐谷浑,西临后凉,也算是成为一方豪强了。接下来西秦应该会向后秦称臣,全力对抗后凉的东进,而后秦一举消灭前秦,也需要休养生息几年,观望北方草原的情况,以及魏燕之争的结果,再决定其发展方向,是向北,向西,还是出关东进。”

    刘穆之正色道:“姚兴为人仁厚,颇有苻坚之风,他打败前秦之后,没有报复对方的将士,制止了手下要求将吃过人肉的前秦军士全部坑杀的报复行为,与姚苌的为人,几乎是完全相反,关中征战酷烈多年,打得人性全无,几近野兽,现在总算有个还算是人的君主来统治,也算是关中百姓之福了,不过,如此一来,我大晋想要北伐关中的难度,可就大大增加了啊。”

    刘裕的眼神变得黯然,喃喃道:“我曾经亲眼见过关中的百姓,从慕容冲作乱开始,过的是如何的地狱般的生活,不管是谁,哪怕不是大晋治理,只要他们能有一口气在,有命活,不用象野兽一样靠着吃人而生存,就是万幸,至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姚兴能帮我们大晋安抚几年关中百姓,也不是坏事,将来,我会亲手取回关中的。”

    说话间,天边泛起了一丝鱼肚白,而几十上百的雄鸡,也从附近百里之内的各个村落,开始了啼叫,要出发的将士们,已经纷纷收拾好了行装,到校场那里集合,而刘牢之和一众将校,也早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刘毅也不知什么时候,到了校场高台之上,站在一众的将校之后,看着刘牢之开始了慷慨激昂,激动人心的演讲。

    在一阵阵的士卒们的欢呼场中,刘牢之的声调越来越高,配合着他有力的手势,校场之上的军士们的情绪,也到了最高点,他们一边跺着脚,一边拍打着身上的甲胄,大声叫道:“北府,北府,威武,威武。”除了要出发的二百余人外,汇集在校场上的数千人,都这样呼号着,此情此景,仿佛出征前的誓师。

    刘裕缓缓地走上了高台,在一众全副武装的将校中,他这个一身黑衣劲装的身影,显得格外的特别,刘牢之看向了他,点了点头:“寄奴,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刘裕微微一笑,转头对着台下看着自己的二百余人,平静地说道:“现在,出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