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黄河边上皇子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慕容宝勾了勾嘴角:“可是,可是阿麟他明显起了反心,回去也肯定是要给父皇治罪,就算有点军功,也不能抵罪吧。”

    慕容德叹了口气:“反正这不是他第一次背叛皇兄了,以前就告发过你父皇,害得你父皇差点没命,但你父皇大业初创,需要得力之人,慕容麟是当年唯一有能力独自打退这些草原蛮子的人,只凭这点,就足以镇守北方,这次我也可以跟你交个底,你父皇只要还活着,就有把握镇得住他,在他归天之前,会帮你亲手解决这个问题的,你勿要担心,如果这时候没有足够的证据,动手杀或者是拿下慕容麟,他的军队必然生变,就算能弹压住,以后慕容农和慕容隆他们也会人人自危,所以这一切,等你父皇再定夺吧,你这回只要能把大军平安地给带回去,就是大功一件!”

    慕容宝咬了咬牙:“可是这回来草原,父皇是命令我消灭拓跋硅的,现在任务还没有完成,怎么可以回去?那攻取阴山汗庭的功劳,归了阿麟,而其他的击破漠南各部,也不是我一人所为,是各军分散取得的战果,德皇叔啊,宝宝知道你一向支持我,还请一定要帮我啊。”

    慕容德微微一笑:“太子,不要担心,支持你不是因为德叔从小看你长大,对你多偏心,而是因为太子之位乃是正溯,无大的过失理当由你来继承,不然的话,人人出手抢夺,永无宁日,祸起萧墙,外敌必然趁虚而入,这是我们慕容家几十年,上百年的血泪史啊,所以,德叔这次奉了皇兄的圣命,就是要确保你这回的利益,现在无法破敌,那么只要全师而还,你就是最大的功臣,那些许小功,无足挂齿。”

    慕容宝的神色稍缓,他长舒了一口气:“那就一切有劳德皇叔的安排了,阿农和阿隆他们,也请您能一并安排妥当。”

    慕容德点了点头:“一切包在你德叔身上。”

    河边,燕军大营,几个全身华丽大铠的皇子,亦是各军的主将,站在一起,他们各自的随从,左右都给打发地远远的,在这种微妙的时候,谁也不希望这些皇子间的对话,会给外人们听到。

    慕容麟一个人蹲在河边,面色阴沉,看着河对岸,那些排着队,在大声叫器的北魏军士,手渐渐地握成了拳头,喃喃道:“可惜,那天就差了一点点,要不然,拓跋珪的脑袋,早就应该挂在这里了!”

    慕容农冷冷地说道:“所以你抢功不成,就想谋反自立?阿麟,这么多年了,你还是死性不改啊!”

    慕容麟咬了咬牙,一直以来,这慕容农和他的关系就最为紧张,也是因为慕容农久镇辽东,而自己则一直威慑草原,相当于两大方向的主将,又都是侧室所生的庶子,几乎有同样的夺储机会,所以,除了太子之外,就属这二人争夺最为激烈,刚才在帅帐内,也是这慕容农极力想要除掉自己。

    慕容麟看着慕容农,冷笑道:“连太子和德皇叔都没定我的罪,阿农你算老几,就可以直接说我谋反?我还没说那慕舆嵩是你指使的呢!他的族兄,也在你的帐下当亲卫吧。”

    慕容农的脸色一变,就要上前,一边的慕容隆和慕容绍二人连忙把两个眼睛都要喷出火来的兄弟给紧紧抱住,分开,以免这二人就在这里打了起来,给对面的魏军看笑话。

    慕容农恨恨地说道:“就算你没谋反,但一直以来,你就打你的小算盘,你以为你那点小心思我们不知道?想要抢功罢了,而抢功,也不过是为了夺位!”

    慕容麟冷笑道:“搞的好像你没这种心思似的。阿农,你在漠南抢的最多,可一听到有渡河击败拓跋珪的可能,那么多俘虏和牛羊都直接扔下,轻骑而来,不也是想抢渡黄河,进军河套吗?还有你,阿隆,本来跟后方的粮道应该是你分兵去防守,可你一看阿农跑的快,自己连这些兵站都不要了,搞得现在跟后方完全失联,任由这些魏狗在这里造谣诅咒父皇,不是你的责任吗?”

    慕容绍叹了口气:“好了好了,各位皇兄,这个时候,都别再争了行吗,德皇叔都说了,大敌当前,任何自己的私心,矛盾,都放下一边,先回到大燕再说。这个时候,我们需要团结,而不是争吵。”

    慕容农咬了咬牙:“道理谁都明白,可是要做起来,就是另一回事,进攻时抢功如风,撤退时转进似火,大家都这么玩,最后只能一起完蛋。魏军在机动性上远远超过我军,给追上,可就麻烦了。”

    慕容麟哈哈一笑:“阿农啊阿农,你为了不想给落在后面断后,连这种话都敢说,魏军什么实力我们又不是不知道,要是他们真的敢跟我们打正面,何必逃到这里,靠着黄河天险来坚守?我们困难,他们更困难,河套新收服之地,人情未复,而这么多给击破的漠南部落涌入河套,抢夺资源,现在是冬天,本就是牛羊少,人口多,我们若是继续在这里坚持下去,只要两个月,敌军必乱!”

    “到时候就不是我们要渡河了,而是对面的魏军必须要跟我们决战,打开回漠南的通道啦,现在我们应该做的,不是退兵,而是尽快打通和后方的联系,恢复跟父皇的通信,请他再增派援军,调集粮草,供我们在前线继续作战!”

    慕容隆喃喃道:“阿麟说的有道理,我们困难,对面更困难,拓跋珪现在还要平衡那些漠南部落跟河套诸部的关系,没这么容易的。也许,我们再坚持一个月,观望一下情势,是更好的选择。”

    慕容绍叹了口气:“可是拓跋硅的后面,还有后秦,现在关中已经平定,后秦本来都派了两万援军来支援拓跋珪,只是因为姚苌死了,国丧期间才退兵,可是兵虽退了,粮草还可以运来啊,这个冬天,只怕是困不死拓跋珪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