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一千七百一十一章 王恭笑对末日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王恭一个人独坐在帅帐之中,两侧的席位,已经摆满了美酒与佳肴,帐内空空如也,连护卫的军士也不知所踪,外面的营门那里,锣鼓与丝竹之声震天动地,颜延之的大嗓门却是在这些声音中清晰可闻:“都站好了,列好队,咱们是中军卫队,千万可不能让其他各营的将士看轻了,那个李六福,你早晨没吃饱饭吗,在那里有气无力的做什么,要不要我让你清醒一下?!”

    王恭的脸上闪过一丝苦笑,把面前的这碗酒,一饮而尽,整个人向后仰去,喃喃道:“仕宦不为相,才情何所骋,哈哈哈哈哈哈,王恭啊王恭,你这大好头颅,将会被谁取下呢?”

    刘裕的声音在他的身边响起:“镇军大人,看来你已经知道结果了啊。www.kmwx.net

    王恭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如果刘牢之有意来跟我结拜兄弟,要么会让我亲自去广陵,要么他本人前来这里,可来的是你和刘敬宣,我就知道,一定是他拒绝了,你们是来要我命的,而我,就在这里等你们。”

    刘裕勾了勾嘴角:“对不起,镇军,我没有办法说服刘大帅,我也不能眼看着你拼尽全力,涂炭生灵,毁灭京口,所以,我只能选择和刘敬宣过来。”

    王恭叹了口气:“再怎么说,我也是世家子弟,我太原王氏效忠大晋百年,不可在我这辈坏了名声,既然败局已定,那再多作杀伤,也是无济于事,白白留下恶名。只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奸贼当道,虎狼窃国,不管你寄奴相不相信,我起兵讨伐王国宝,司马道子,真的不是出于私心,而是想为国出力!”

    刘裕点了点头:“我相信王镇军的情操,你是想要大晋变得更好,可惜,你不知道真正的敌人是谁,他们绝不是在表面上的王国宝,司马道子这些人,而是处于阴影之中的黑手党。是这个可怕的组织,策划了大晋从西朝开始的百年悲剧,包括我们之前的北伐失败,皆是他们所为,我在戏马台上揭露过这点,也曾经想通过先帝,借土断的机会把他们连根拔起,但我还是失败了。”

    王恭咬了咬牙:“以前我并不相信有这样的组织存在,可是现在,我信了。司马道子的能耐我最清楚,他绝没有这样的本事,可以拉拢刘牢之,而且我也看出,害我的是希望我在这里纵兵屠掠京口,把北府军的家人一网打尽,让善战的北府军将士把矛盾对准我们这些开国世家身上,彻底摧毁那些不知道黑手党,也不愿与之合作的家族,比如我们。”

    刘裕正色道:“之前我试图暗中联系雍州的郗恢,让其联络京城里的世家,一起对付黑手党,可惜这个计划失败了,郗刺史在回来的路上给暗杀,定是黑手党所为,而王镇军你也被他们所害,现在我能做到的,只有保你一条性命,以后东山再起。”

    王恭摇了摇头:“你若放走了我,那你如何回去交令?我知道,刘牢之派你来,一定是让你立了军令状,若你不能提我首级回去,那死的就是你。他一向嫉妒你在军中的威望,怕你夺了他的位置,有这个机会,绝不会放过!”

    刘裕微微一笑:“刘大帅虽然嫉妒我,但也不敢就这样取我性命,毕竟我在军中有很高威望,而且杀我没有理由。他派我来,其实是希望借我手放你一马,毕竟,你是高门世家,家族势力庞大,盘根错节,日后若是同族找机会向刘牢之报复,他还是有所忌惮的。这回他只要平了你的起兵,再抱上会稽王的大腿,就算达到目的了,至于你王镇军的个人性命,并不是那么重要的。”

    王恭叹了口气:“可是,黑手党希望要我的命,就象他们要郗恢的命一样,对吧。他们既然设了此局,那就绝不会让我活着离开!寄奴,你早点走吧,不必为了我这个已经没有了价值的人,耽误了自己的前程!”

    刘裕咬了咬牙:“不,我不能眼看着你送命,你对我有恩,救你,是我必须要做的事,不然我这辈子良心难安!”

    王恭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怒:“刘裕,你忘了自己的身份和使命吗?你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京口的村夫,你是天下汉人的希望,大晋收复失地的希望,你的一生,注定要带领千军万马,横扫两京,驱逐胡虏!当年谢玄第一眼看到你,就说将来能北伐成功的,必然会是你,当时我不信,但这些年下来,我相信了,尤其是今天,我更加确定,因为你是一个真正高尚的人,真正纯粹的人,真正不为了任何功名利禄,只为实现自己北伐宏愿的人。所以,我不能让你被我拖累。”

    帐外传来了一阵排山倒海般,军靴踏地,甲叶碰撞的声音,刘裕的眉头一皱:“别说这么多了,王镇军,刘敬宣他们已经来了,只怕颜护军他们拖不了太久,你还是…………”

    正说话间,只听到一声惨叫,而刘敬宣的大嗓门如半天响了个炸雷:“众军看好了,王恭矫诏谋反,刘大帅起兵讨贼,颜延之作为贼党,抗拒我北府天兵,已然伏诛,放仗者不问,若有敢顽抗者,格杀勿论!”

    外面响起了一阵阵的惊叫与哀求之声,伴随着零星的刀剑入体的声音,快得连那些被杀之人垂死的号叫都没有几声,王恭苦笑道:“不愧是北府军,动作这么快,杀人这么狠,可惜,我这辈子都没有机会真正拥有过,寄奴,用好这支军队,他们应该去北伐,而不是打这没有意义的内战,你走吧,让我一个人,面对自己的结局吧。”

    刘裕咬了咬牙:“镇军大人一路走好,你的家人,我必全力保护!”

    他对着王恭行了个礼,转身就从帐蓬的另一侧小门钻出,当他的身形没入帐后的草丛中时,只听到一堆军士们在身后欢快地大叫道:“已擒反贼王恭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