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一千八百五十七章 青龙之后有大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崔浩微微一笑,转身下岗而去,他跨上了一匹骏马,斗蓬一掀,露出了里面一身贺兰部部众的衣甲,与前面的大批贺兰部骑兵,一无二致,一声唿哨,战马奋蹄而飞,这位河北士人的骑术,竟然毫不逊色于马背上的那些游牧骑兵,只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了。www.399xs.com

    青龙看着崔浩远去的身影,嘴角边的笑容,渐渐地平复,一边的草丛之中,轻轻地晃了晃,一个鬼魅般的黑影,如同幽灵一样,钻了出来,走到了青龙的身后,浓重的痰音在这北方荒丘的夜风之中,若隐若现:“想不到,清河崔氏,还有此等人才。看来这些北方世家,这些年在胡虏的强压之下,反而是能出人才,比起我们南方不成器的世家子弟们,倒也映证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啊。”

    青龙幽幽地叹了口气:“大晋就是把这些世家子们保护得太好了,让他们没有生存危机,也没有进取的动力,不过,我倒是不同意前辈的看法,即使是在大晋,也有陶潜,刘穆之,孟昶这些起于微末的士人,很有本事,更不用说刘裕他们北府军的后生了,就算是桓玄,也未必比这崔浩差到哪里去。”

    黑影一阵剧烈的咳嗽:“在南方呆久了,来北方给这夜风一吹,这身子就受不了啦,青龙,你没有让老夫失望,看起来,你比你的前任做得更好,希望郗超完不成的事情,你能做好。”

    青龙微微一笑:“若不是前辈相助,我也不会今天站在这里,接受您的指教了。这一局大棋,您布得可真是高明,崔氏父子精明过人又如何,还不是给您玩弄玩股掌之间,他们万万也不会想到,只要稍稍改变一味药物的成份,就能让一刻之前还所向无敌的长生人,真的就全部往生极乐。”

    黑影“嘿嘿”一笑:“北方这些蛮子和汉人世家,还没见识过神药的威力,不过,这东西也只能用个一两次,后面他们会发现长生人行动缓慢,又有药效时性,时间一长,就会自毙而亡,只要躲开就行了。所以,这回拓跋珪是死是活,就要看他的造化了。”

    青龙的眉头一皱:“前辈,我始终不能理解你的做法,为什么这次不干掉拓跋珪,让北方陷入混乱呢?蛮夷毕竟是蛮夷,崔家卢家可是我们的汉人同族啊。如果拓跋珪这次不死,让他在北方站住脚,只怕即使是刘裕,也未必能克制了。”

    黑影冷笑道:“你到现在还没明白一件事,仍然局限在可笑的汉胡之分上,这只会让你跟刘裕一样,失掉本来的判断力。你所代表的,是世家高门的利益,而不是汉人或者是胡人的利益,谁有助于世家高门,有利于你的家族,谁就是我们的朋友。崔家和卢家能在北方隐忍多年,跟那么多胡人政权合作,为的就是今天能一朝翻身,真要让他们得逞,那就会成为尾大不掉的割据势力,无法消灭了。”

    青龙咬了咬牙:“可那也比拓跋珪好啊。”

    黑影摇了摇头:“未必,慕容氏燕国没这么容易完蛋的,慕容宝虽然废物,但慕容德,慕容农,慕容隆,包括慕容麟,都不是易与之辈,无论是联合贺兰部,回归辽西老家,还是南渡黄河,去齐鲁割据,都会成为拓跋珪挥之不去的恶梦,想想当年吧,一个翟魏,一个西燕,恶心了慕容垂多少年?河北这地方,不会这么容易就让蛮子征服的,让他们连年征战,压制一下姓崔的姓卢的姓郑的,等到我们在南方结束了内部的事,腾出手来,不就是可以一举而定了嘛。”

    青龙叹了口气:“前辈的意识,我总是差了半分,还是要跟您多多学习,不过,慕容兰可是万里无一的谍者,即使不靠长生人,也未必不能杀了拓跋珪,您的计划对此就没有应变之道吗?”

    黑影笑着转身而去,他的身形没入了草丛之中,话语却是随风而来:“要是拓跋珪连慕容兰都防不住,给这女人杀了,那这样的蠢才,也不配呆在北方实现我的计划,死就死吧,接下来就让北方混战大乱,我们助慕容麟夺取帝位,然后反过来攻击崔家卢家,记住,绝不能让北方的汉人世家在这次的大战中取得权力,借燕魏之战消灭和削弱北方汉人世家,是我们此行的目的!”

    青龙深深地吸了口气,对着晃动的草丛欠身一行礼:“晚辈明白。”

    当草丛不再晃动时,青龙站直了身子,转头望向了灯火通明的南方,月正当空,一道隐隐的黑龙之样的尘土之气,腾于半空,仔细观察,可以看到这气焰之下,长龙也似的贺兰部与燕国骑兵,从两个方向,奔向了那滹沱河边的魏军大营,青龙勾了勾嘴角,看向了半空的月亮,喃喃道:“一战定北方,不知道明天太阳升起之时,这片大地,谁主沉浮!”

    拓跋珪穿了一身小兵的衣甲,走进了一处不起眼的偏帐之中,安同一身奴仆的打扮,早早地侍立于帐内,看到拓跋珪掀帐而入,微微一笑:“回来了?”

    拓跋珪从脸上撕下了几处粘着的假胡子,一张人皮面具,也应手而落,自语道:“这玩意贴脸上实在是太难受了,又不透气,真不知道这些易容的探子每天是怎么过下来的。要不是今天实在是舍不得要看一下卢溥和崔逞他们的表现,我本是不想扮成一个小兵的。”

    安同点了点头:“小心使得万年船,那个神秘人的示警,我想不会无的放矢,毕竟,密报卢溥有问题的,他是第一个。”

    拓跋珪一边洗脸,一边淡然道:“张衮来投的第一天,你就说这个人不太可信,但这些年来,此人助我成就了霸业,这时候背叛我,对他有什么好处呢?”

    安同冷冷地说道:“他是汉人,河北是汉人的祖居之地,非我们草原男儿的地盘,这就足够了,也许,张衮,崔逞,卢溥他们,只是想借我们的力量打击慕容氏燕国,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也到了对你下手的时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