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一千八百七十章 七步断魂终不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慕容麟的脸色一变,急道:“德皇叔,你可千万不要信了小人的谗言啊,这是他们的挑拨!”

    慕容兰哈哈一笑,对着对面的段宏,韩范说道:“段将军,封尚书,韩尚书,你们说,是慕容精作乱,还是慕容麟谋反?!”

    段宏咬了咬牙,看着慕容麟,说道:“赵王殿下,事到如今,你就别再抵赖了,从中山出来的兄弟,人人皆知这事,只是因为跟着你能活命而一路至此,你还是早点向范阳王求饶的好,不要再狡辩了!”

    韩范打了个饱嗝,叹道:“赵王啊,大家这一路上嘴里不说,心里都很清楚是怎么回事,你就别再演戏了。范阳王,虽然赵王殿下一时糊涂,但是他毕竟一路带着大家逃到这里,也算有功,念在这些功劳上,请你饶他一命吧,我们大燕,这时候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慕容麟的头上冷汗直冒,他突然叫了起来:“你们不能杀我,我,我还有两万忠心的兄弟,你们杀了我,他们必然会为我报仇,大战一场的!”

    慕容兰冷冷地说道:“阿麟,事到如今,你还以为兄弟们会跟你一条路走到黑吗?你当过他们的将军是因为这个权力是先帝,是你皇兄给的,不是你个人的恩惠,而他们现在在营中吃的酒肉,馒头,也不是你给的,是范阳王给的,在他们眼里,你不过就是个犯上作乱的贼子,把大燕害到今天这地步,现在还不死心,还要继续教唆你的皇叔跟你一样谋反自立,然后你再象杀慕容详一样地害他,你以为你的这点心思,我看不出来吗?!”

    慕容麟的嘴角肌肉都在跳,他突然抽出了腰间的刀剑,大吼道:“我先杀了你们,然后…………”

    可是他的刀还没拔出鞘,就僵在了原地,他的口鼻之间,流出黑色的血液,却是一下子软到了地上,再也动不了,他不可思议地摇着头:“这,这是什么,什么毒,怎么,怎么会…………”

    慕容兰淡然道:“这不是我慕容氏传统之毒,而是产自东晋的剧毒,名叫七步断魂,无色无味,我知道你阿麟精于下毒刺杀,这次赴宴,也会跟段将军,韩尚书他们喝一样的酒,吃一样的肉,所以把此毒的毒引,涂在了你的酒杯之上,虽然你的酒肉和他们一样,但因为毒引不同,才会引发毒性,慕容麟,在你死之前,能尝试一下这天下奇毒,也不枉你这一生了吧。”

    慕容麟长叹一声:“天不佑我,时也,命也!”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吼道:“若有来生,我必为皇!”他说完,一口黑血喷出,倒地气绝而亡。

    慕容德摇了摇头,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与遗憾之色:“真是到死也不忏悔的家伙啊,此子满腹才华,一身韬略,可惜不用于正途,若是他能一心辅佐他的皇兄,我大燕,又何至于此啊!”

    段宏和韩范,封懿等人连忙下跪行礼道:“我等并未参与慕容麟的逆谋,一路与之相伴,只是受之胁迫,别无他法,请范阳王明查。”

    慕容德微微一笑,说道:“三位请起,你们都是忠义之士,我非常清楚,慕容麟有罪,罪在他一人,与各位无关,还请你们回到军营,就说慕容麟企图刺杀本王,被当即击杀,与他人无关。他的部下,是大燕的将士子民,我慕容德既然接受了陛下的委托,都督黄河以南各州诸军事,就一定会保护他们的安全,只希望各位将士,能继续效忠大燕。如果有因为家人留在河北,想要回去的,我这里欢送,并赠十日之粮,以供行路之需!”

    段宏感动地热泪盈眶:“久闻范阳王乃是仁德之人,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请范阳王放心,这次跟随我等突围至此的,都早就是置家人产业于度外,一心效忠大燕的,再也不会回头,以后上刀山下火海,都会生死相随,效忠范阳王,哦,不,效忠大燕!”

    慕容德点了点头,说道:“现在陛下远在辽东,生死不知,我们只有占据齐地,恢复元气,再图反攻河北,才是对大燕最好的效忠,各位,时局多艰,就让我们共同开启新的一页吧。”

    段宏等人连声称是,转身就走出了殿外,慕容兰看着殿上慕容麟的尸体,叹了口气:“此事我会写清楚,呈给阿宝的,只是现在魏军追兵将至,小哥你不能在这滑台停留太久,早日全军出发,直向齐鲁的好,自从张愿作乱之后,齐郡是被各地的豪强大族所控制,为首之人,便是占据广固的晋国齐郡太守,本地豪强辟闾浑。只要消灭了他,那基本上齐地就会为小哥所有。”

    慕容德叹了口气:“想当年我三哥太原王慕容恪领兵时,大燕初定中原,经略青州,这辟闾浑的父亲辟闾蔚,就是当时盘踞青州的军阀段龛的大将,曾经率本郡丁壮,袭击过我大燕军队,结果战败身亡,想不到多年之后,燕军铁蹄再次要踏上齐地,却又要面对昔日仇人之子,这命运,真的是太会开玩笑了。”

    慕容兰点了点头:“辟闾氏是春秋以来就在齐鲁之地的大族,盘根错节,已历数百年,无论是谁要控制齐地,都离不开他们家族的支持,即使是当年我们三哥平定齐地,击杀辟闾蔚后,仍然赦免了他们辟闾氏一族,以安人心。只是辟闾浑因为父仇,从来不肯出仕大燕。”

    “直到前秦灭我大燕后,他才出来当了前秦青州刺史苻朗的别驾,后来淝水之战结束,前秦各地叛乱,苻朗降晋,辟闾浑也一同投降,晋将张愿谋反自立后,身为别驾的辟闾浑不遵他的号令,没有附逆作乱,名义上仍然效忠东晋,但早成割据一方的势力,张愿被刘牢之击败之后,他就顺理成章地接任了东晋的齐郡太守一职,成为青州实际的主宰。只是他手下多是乡丁,不习兵事,不难对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