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一千八百六十三章 一燕双帝南北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南燕,广固城。www.luanhen.com

    山呼万岁的声音,仿佛还在大殿之中回荡着,尽管殿中已经空无一人,门窗闭,须发皆白的慕容备德,坐在龙椅之上,一身的帝袍,头上戴着的帘冕之下,一双白眉紧紧地锁着,这位刚刚登基称帝的南燕帝君,却是一脸的忧伤。

    黑袍的声音从龙座一边的地下响起,伴随着一道暗门打开的声音:“看起来,你对这个皇位并没那么喜欢啊。”

    慕容备德的目光看向了从地洞之中一跃而出,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中的这个暗影,冷冷地说道:“我向来对这权力没有兴趣,坐在这个位置上,也只是因为阿宝身亡,兰汗篡位,我大燕无主,这才勉为其难,毕竟人心不可失。”

    黑袍笑了起来:“哦,原来阿德是如此地淡泊名利之人啊,那这样好了,反正现在你的好侄孙儿慕容盛也坐上了帝位,所谓天无二日,国无二主,就象当年的西燕和后燕一样,为了避免再次的手足相残,你还是自取帝号,认你的好侄孙为帝王吧。”

    慕容备德的脸上闪过一丝愤怒之色:“你在胡说些什么啊。慕容盛狼子野心,和慕容会是一路货色,放着君父不去救,认贼为父,再趁机袭杀,这一切,都是他的计划,我就不信,如果他真心想要救他爹,会让他爹一个人去龙城!”

    黑袍冷笑道:“若不是你杀了赵思,慕容宝又怎么会吓得不敢来。明明是你也有自立之意,还非要把这责任推到别人身上,阿德啊阿德,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虚伪?!”

    慕容备德咬了咬牙:“直说了吧,如果是我大哥坐这皇位,我没有意见,至于阿宝,虽然能力平庸,但是嫡子,为了大燕的千秋万代,我也可以尊他为帝,但是慕容盛是什么东西?他连嫡子都不是,甚至阿宝都没立他为太子,在西燕的时候就是俘虏,靠着曲意奉承慕容永才捡了条命,又因为自己的趁机叛逃,害死了所有留在慕容永那里的兄弟,他刚刚登位,就杀害对他有威胁的慕容崇,慕容奇,在境内严刑峻法,弄得人人自危,慕容氏的天下,总有一天会败在他的手上,我慕容备德一世英雄,怎么能认这种人为主君?!”

    黑袍笑道:“这话我爱听,慕容盛暴虐凶狠,不施仁义,早晚必亡,而且他现在儿子刚刚出生,又把妻子送去当了尼姑,就连后继也是无人,那后凉的吕光就是现成的例子,罢了,不谈他,先说说你吧,现在你自立登基了,有什么进一步的想法呢?”

    慕容备德的神色稍缓:“小妹回了东晋,也不知道她现在跟刘裕谈得如何了,在她回来之前,我不准备跟东晋开战,唉,尽管现在东晋内乱,听说孙恩的大军,又登陆江南了,正在围攻刘裕所驻守的句章城,也不知道我的好妹夫,这回能不能挺住。”

    黑袍勾了勾嘴角:“挺不住就不是刘裕了,他在句章也准备了一年多,除开明面上拨给他的一千人马外,吴地豪杰,象沈氏兄弟所带来的部曲,私兵,加在一起也不下五六千人,句章一向是海防要塞,给他这半年多经营得如同金墉城一般,孙恩虽然人多,但是跟身经百战的刘裕,还有他的北府兄弟比起,还是差了不少,我很看好刘裕在此次平叛之中能彻底地出人头地,成为一代雄杰。你妹妹要是没有这个信心,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离你而去,去找她的夫君呢?!”

    慕容备德叹了口气:“我这个妹子,当真是万中无一的女中豪杰,她的眼光,比我准,甚至有时候比大哥还准,刘裕果然是谁也无法阻挡的人中龙凤,连你们黑手党都控制不住,总有一天,他会真正地坐拥整个大晋,也许在这个时候,对他打打亲情牌,让他能放过我们南燕,甚至帮我们抵挡北魏入侵,才是我们以后慕容氏的存亡之道啊。”

    “我也想明白了,现在人心未平,连阿宝都死了,如果这时候我不站出来接这帝王之位,只怕我们慕容氏一族就彻底完了,还有跟着我们的这近十万户鲜卑,丁零部众,我得对他们的生命负责。等形势平定,我会把这帝位让给我的好妹子,这样她把这青州,这百万民众转给她夫君,也是顺理成章的事了。我们草原部落,不象你们汉人男尊女卑这么强烈,立个女帝,也不是不可以的。”

    黑袍笑道:“你若是有儿子,还会这样做吗?慕容备德,你不是圣人,不会没有私心。”

    慕容备德咬了咬牙:“我儿子在哪里?你不是说你能弄来吗?人呢?!”

    黑袍的眼中冷芒一闪:“要弄来你儿子,对我来说并非难事。姚兴刚听说你儿子到了长安时,曾经很有兴趣,想要见他,是我教他不要学赫连勃勃,因为有了这尊恩将仇报的白眼狼在前面,他表现得越有才,送命的风险就越大,于是他在姚兴面前胡言乱语,装疯卖傻,姚兴以为他真的是个绣花枕头大草包,说什么妍皮包痴骨,就把他赶出去不管了。”

    慕容备德的眉头终于舒展了开来:“你这是学孙膑当年逃离魏国时的装疯卖傻,假痴不癫之计啊,果然是智者。这么说来,你很快能把我儿一家,包括我大嫂带来见我了吗?”

    黑袍笑着摆了摆手,那沙哑的嗓音在殿中回荡着:“不,只能你的超儿一个人过来,姚兴就算不用他,也监视着他一家人,就算把他一个人弄出来,也得用人易容掉包,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我要帮你,得搭上我在长安经营多年的很多探子,还让我在这么关键的时候,一个多月不能回大晋,这可是大大的损失啊。”

    慕容备德咬了咬牙:“这次要我做什么,直说吧。”

    黑袍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我需要你一年之后,接收几个人,他们是…………”

    听完这几个名字后,慕容备德不假思索地回道:“成交,你去吧。”

    黑袍转身就跳回了那个地洞口,他的声音从地底传来:“这条地道,你可以填上了,这样也许能帮你晚上睡踏实点,不用害怕有人来行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