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后秦柱石绝世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姚兴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拳头紧紧地握着,似乎是要随时发作,但久久,他还是叹了口气:“罢了,阿纬,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如果是换了别的任何一个人这样说,我一定会杀了他,但是你可以。www.biquge001.com

    尹纬勾了勾嘴角:“这话确实有点重了,立储之事是你的家事,我本不应该插嘴,但是如果你想让大秦的江山永固,自己不至于象慕容垂那样留下身后污名,那最好还是慎重点。至少,不要让诸子生出靠着军功就能夺取皇位的念头,一旦祸起宗室,那前有八王之乱,后有后燕灭亡,都是血淋淋的教训啊!”

    姚兴神色严肃:“我记下了,阿纬,你今天说了这么多话,太累了,现在好好休息吧,我明天再来看你。”

    尹纬的眼中突然闪过一道精光,一把抓住了姚兴的手腕,沉声道:“还有最后一件事情,我一定要说完,不然,我无论如何也不会安心的!”

    姚兴的嘴角勾了勾,挤出一丝笑容,抚着尹纬枯瘦如同鸡爪一般的手背,说道:“你想说什么,直接开口就是,不用弄得这么伤感啊。”

    尹纬咬了咬牙,坐直了身子,看着姚兴,说道:“慕容超也跑了,这件事你不要以为简单,我虽然病重在床,但对于他的监控,可从来没有放松过,但即使是我能对关中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的情报网,也没有察觉他是怎么逃掉的,可见助他逃亡之人,极为厉害,可能只有东晋的那个黑手党,或者是草原上神秘的隐杀组织,才有这样的能力。”

    姚兴的眉头一皱:“就不会是慕容超自己跑的?燕国一向也有谍报传统,比如慕容兰就是谍中女王,会不会是她出手?”

    尹纬冷笑道:“要是平时,还有这个可能,但现在燕国都成这模样了,江山倾覆,还会在乎一个在长安的普通宗室子弟?不错,他是慕容家的人,但是只不过是慕容备德的侄子而已,慕容备德为何要费这样的力气,把他的这个侄子救回?要知道在北燕,甚至是在他南燕,他的远亲子侄可不在少数啊。”

    姚兴勾了勾嘴角:“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也许,是因为这个侄子,是他一母同胞的哥哥的遗腹子吧。”

    尹纬勾了勾嘴角:“我隐约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能让如此厉害的谍者出手相救,那一定是跟慕容备德有关系,说不定,这个慕容超,会是他的亲生儿子,要不然怎么会有那个什么金刀在身呢?”

    姚兴的双眼一亮,失声道:“哎呀,你这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金刀可是慕容家最重要的信物啊,当年慕容垂给世子慕容令留下金刀要其回龙城老家起兵,这慕容备德在出征前留金刀给自己的嫂子,难道,他们真有一腿?!”

    尹纬叹道:“是我们以前对这个线索太疏忽了,不过好在慕容超虽然不在,他的老娘和妻子却在我们这里,以此为质,也许,我们可以有效地利用南燕,达到我们的某些目的。”

    姚兴的眉头一皱:“就算慕容超能回去继位,但以南燕的实力,又能做什么?夹在北魏和东晋两大强国之间,跟我们又隔了一整个中原,能帮上什么?”

    尹纬微微一笑:“南燕对我们的最大好处,不在于军队,而在于乐队。”

    姚兴疑道:“乐队?什么意思?”

    尹纬的脸色开始渐渐地发白,声音也越来越小:“所谓礼乐征伐,自天子出,皇家的宫庭乐队,其实就跟那传国玉玺一样,预示着正统,有凝聚人心,天命所归的意义,也许你们羌人不觉得,但对我们汉人,尤其是士人来说,那可是非常重要的。”

    “当年西晋灭亡,宫庭乐队被汉赵所得,后来后赵灭汉赵,夺取乐队,然后冉闵自立,却不重视这支乐队,邺城城破,乐队被前燕所得,前秦灭前燕之后,这支乐队迁到了长安,正是因为有这个乐队在手,王猛才肯出来辅佐苻坚,因为在他看来,前秦有这个乐队,就有正统的合法性,不比东晋的那个白板天子差。”

    姚兴叹了口气:“当年先帝灭前秦时,就跟苻坚索要玉玺和宫廷乐队过,原来也是为了这个合法性,只可惜,长安城破,乐队被西燕慕容永所掳,最后流转去了邺城,后燕灭亡,这个乐队,想必已经归了北魏了吧。说来也凄凉,自永嘉之乱以来近百年,这个汉人正统的宫廷乐队,乐师世代相传,子孙后继,生生不灭,却是流落天下,辗转各地,最后给草原蛮夷所得。”

    尹纬摇了摇头:“你错了,这个乐队,最后是随着段宏,韩范等人从中山突围时,去了邺城,然后被慕容备德带去了南燕,现在是在广固,我说的利用慕容超的妻儿老母作文章,就是要你以后用这两个女人,换取南燕的宫廷乐队。有这个在,你才是帝王正溯,大秦才是天命所归,关中的汉人,才会如王猛一样真心地效忠于你,阿兴,千万要拿回乐队啊,千万!”他说完最后两个字,突然脑袋一歪,手无力地垂了下来,就此气绝!

    姚兴抹了抹眼泪,松开了尹纬的手,喃喃道:“阿纬啊,谢谢你,你就是在临终的时候,还跟我进了这么多忠言,你的话,我记下来了,一定会放在心上的。不过,有些事情,不象你想的那样,我也不可能全盘照做。”

    他站起了身,转头对着屋外沉声道:“尹尚书,卒了!快去请鸠摩罗什大师,为其作法超度!”

    尹纬家人的哭声,在姚兴的身后响起,他信步而出,走到了屋外,一个大红袈裟,手持法杖,西域面孔的高僧,正是后秦国师,一代佛学大师鸠摩罗什,昂首而入,诵经之声响起,姚兴转头低声对着身边的一个侍卫说道:“传令全境,发下海捕文书,速速捉拿逃犯慕容超,记住,绝不许伤他性命,有捉住者,封候拜将,有害其性命者,夷三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