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一千九百六十二章 木甲机关打头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一个三十多岁,与那些披发教徒们形容迥异,束发纶巾,一看就是个读书人的文士,走了出来,两个亲卫开始往他的身上套起皮甲,惹得这个清秀文士不停地叫着:“轻一点,轻一点。www.biquge001.com

    这个文士的左脸之上,有一块铜钱大小的紫色胎记,让他整张清秀的脸,显得那么地不协调,要用白璧微瑕来形容,再是合适不过。孙芳儿笑了起来:“张先生,上次不是说有办法消掉你脸上的这块胎记了么,怎么我这一看,好像颜色更深了啊。”

    这个被叫做张先生的,名叫张纲,乃是吴地的一个书生,张氏本是吴地大族,但是自东晋开国以来,被高门世家多次打击,张纲家族,也是给庾家夺了祖传的庄园田产,成了一个只拥有百余亩薄田的小地主,还要纳税服役,比起平民自耕农,也好不了多少,所以就跟吴地的大部分失地土著家族一样,全家世代信上了天师道。

    但是张纲的手中,有一部家族祖传的木甲机关术残本,据说其先人曾经是墨家门徒,后来墨家灭亡才逃难到了吴地,而这些残本机关术,也是先辈所传,张家世代研习这种机关术,但不得其法,只能做些磨坊,水车之类的农具,直到一个机缘巧合的机会,卢循与张纲相识。

    卢循的手上,有卢氏所传几乎整套的诸葛机关术,也是源于春秋时的上古秘法,与这些墨家机关术的残片相对照,不少百思不得其解的技术难点,迎刃而解,加上张纲天生痴迷于钻研这种木甲机关,可谓如鱼得水。

    短短几年时间,张纲就制造出了大量可用于实战的木甲,虽然没有那青龙郗超的大力金刚这种,可以用黑色妖水驱动的铁甲杀器,但是现在一字排开的那二十余部轮式木甲,却都是出自张纲的杰作!

    张纲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次的药水又失败了,罢了,就这样吧,当年我本欲投入王家的幕中,做个幕僚,就是因为他们嫌我这张脸不太体面才没要我,哼,我就是要让这些高高在上的世家大族,见识一下以貌取人的后果。三教主,现在是要出动木甲,强攻敌军大营了吗?”

    徐道覆点了点头:“嗯,我的兵力,要随时支援两翼,现在左营即将突破了,不能给敌军分兵救援的机会,需要三处同时发动,让木甲在百步之外,攻击敌军中央主营的营门,掩护辎重兵填平壕沟,清除路障,等我一声令下,就全线突击!”

    张纲笑着站上了一部小轮,看起来,就象一个后世的轮滑,两根木杆,操纵在他的手中,而一块厚重的,镶着铁皮的木盾,挡在他的身前,把头部以下的整个位置都掩盖得严严实实,他操纵着两根木杆,这部自走轮车,向前轻快地滑行起来,如同一辆电动车一般,前线的军士们纷纷避让,闪开一条通道,而百余名护卫,则紧随其后,很快,就涌向了正前方。

    卢兰香勾了勾嘴角:“当家的,你为何这回要让这个酸书生打头阵?那些个木甲机关,真的有这么好使吗?”

    徐道覆的眼中冷芒一闪:“刘裕深通兵法,这营寨的布置可谓暗藏杀机,我也看不出现在他的打法是什么,小心使得万年船,如果让重兵上前,给他火攻或者是用投石机,重弩攻击,就亏大了,反正那些个木甲可以随时造,给张纲一个发挥的机会也不错,你们可别忘了,上次打败高雅之,就是靠了这些木甲机关,挡住了高雅之中军骑兵的反冲击呢。”

    孙芳儿笑道:“可是这回是强攻敌营啊,如果对面真的有投石机,那我们的木甲怕是挡不住吧。”

    徐道覆微微一笑:“砸坏些木头,总比砸死我们的将士要强,现在这三万人马,几乎就是我们神教最精锐的兵力了,死一个都会心疼!这一仗我不指望能大胜,但求能把这些兵马都安全带回!”

    说到这里,他喃喃地自语道:“刘裕,你究竟在想什么,真的就是要坐视我们攻营了吗?”

    北府军,中军营地,刘裕独坐帅台之上,身边只有刘道规抱着令旗侍立一边,刘道规指着正面,那二十余部一字排开,被站在小轮车之上的张纲所指挥,在几百名军士的推拉之下,缓缓向前滚行的木甲,吃惊地睁大了眼睛:“这些,这些是什么?怎么没见过这样的攻城器械啊。”

    刘裕勾了勾嘴角:“还记得我在戏马台时,大战郗超的时候,那个什么大力金刚吗,这是机关术做出的木甲,就是跟那同样的东西。”

    刘道规恍然大悟,讶道:“哎呀,还真是那东西呢,只是,那个大力金刚不是从天而降再给拼装吗,还能自己动,这个为何要人推?”

    刘裕笑道:“大力金刚可是能用那黑色妖水驱使,可以自走,妖贼没有黑色妖水,他们的木甲机关,得靠人力推行,到攻击距离后再由里面操纵的军士来控制弩箭击发,刀斧斩击。”

    刘道规笑道:“原来如此,那等于就是个移动的弩机啊,那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如果用投石车或者是弩炮攻击,就可以破解!”

    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传令前锋守栅将士,全部后退,退到栅后五十步内,只留穿了盔甲的草人,木偶在一线,无论敌军木甲机关如何攻击,都不许还击!”

    刘道规讶道:“这又是为何,这不是放任敌军破我栅,攻我营吗?”

    刘裕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要敌军三军同时发力,全力攻我大营,徐道覆想让木甲试探我们的防守,那就让他看到我们全无防备,左营的张猛一破营,他这里不可能再不动,必要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帮他一把,主动破栅!”

    说到这里,刘裕笑着扭头看向了身后,戴着狐皮耳套,手持长刀的沈庆之:“阿庆,你的大炮飞石,都准备好了吧。”

    沈庆之微微一笑:“如您所愿,建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