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二千零二十六章 师徒重逢身份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刘裕点了点头:“我领兵出征在外,这里就麻烦你多费心了。www.399xs.com

    正说话间,村外的官道上响起一阵马蹄之声,一个清脆的声音顺风而来:“丞相有旨意,京口刘裕,请接旨!”

    刘裕微微一笑,走向了村口,看着为首的两匹骏马上,坐着的两个英武的青年军官,微微一笑,他的耳中传来这两人的声音:“一别经年,师父可好!”

    刘裕微微一笑:“龄石,超石,你们两个小子,真的是越长越结实了啊。”

    为首两将都翻身下马,正是朱龄石和朱超石兄弟二人,现在的他们,已经长出了漂亮的须髯,朱龄石是一字胡,而朱超石则是虬髯,同样是威风凛凛,仪表堂堂,朱龄石手里捧着一道诏命,说道:“师父,公务在身,私谊后叙,请先接旨吧。”

    刘裕点了点头:“草民刘裕接旨。”

    朱龄石摊开圣旨,念了起来,果然不出所料,是起复刘裕,要其重新领建武将军,下邳太守如故,率军进驻会稽的命令。

    当朱龄石念完旨意后,刘裕站起了身,微笑着看着二人:“丞相可还有什么口谕要给我吗?”

    朱龄石的脸色微微一变,一边的朱超石叹道:“师父就是师父,什么事也瞒不过你啊,其实丞相他…………”

    朱龄石马上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转头对着身后跟着的十余从骑说道:“你们先退下,我们还有话要跟刘将军说。”

    从者皆退,朱龄石看了一眼远处大槐树下,倚树而坐的刘穆之,勾了勾嘴角:“是刘参军跟师父说了那口谕的事吗?不对吧,当时卞长史可不在,听说刘参军是从他那里走的,如果他有这个口谕,那我们…………”

    刘裕笑着摆了摆手:“放心,没人泄密,这只是我的猜测和分析,卞长史是让刘参军探探我的态度,希望我接手这将军一职,重新领兵,但我们分析,这次要我领兵,国内无人可征讨,唯一可以用兵的对象,应该就是天师道的妖贼余党了,虽然桓公给了他们招安,还给了太守之职,但那只是稳住妖贼的缓兵之计,最后还是要我率军突袭,将他们彻底消灭的。天师道之乱,历经数年,死于战乱的士人和百姓数十万,作为贼首,是不可能放过他们的。”

    朱超石笑道:“还是师父看得远,看得准。不错,这个口谕,就是要您领兵,无论他们是招安还是继续为匪,都要把他们消灭,而我们兄弟,则率本部人马两千人,前来相助。”

    刘裕的心下雪亮,朱氏兄弟虽然是在桓玄手下效力,但对自己的多年师徒情份,绝不可能出卖自己,他们是真的很乐意在自己手下作战,但是他们的军中,必有桓玄和卞范之留下的眼线,监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如果这回自己真有异动,或者是在吴地与别人相交,一定会给桓玄知道。

    刘裕跟着笑了起来:“这回,可是二十年来,我们师徒第一次可以在战场上真正地合作了,也让我可以好好看看荆州兵马的本事。”

    朱龄石笑道:“我们那点治军之法,都还是当年跟师父,还有在建康城宿卫时学的呢,确实带兵时间越久,越感觉到师父的过人之处。这次有机会跟师父再次学习,会终生受益的。”

    刘裕摆了摆手:“现在桓公入主建康,也应该会终结了大晋百年以来的荆扬对立,以后,恐怕也不会有什么荆州军,北府军之分了,大家都会是一家人,这回我的建武将军,听说会让我重召北府军旧部,而你们二位的一军荆州兵马,混编在其中,可以说,就是荆扬合流的一个试点啊。”

    朱超石哈哈一笑:“就是,不仅如此,以后北府军还会让桓修大人,桓弘大人分别…………”

    朱龄石的脸色一变,沉声道:“超石,慎言!”

    朱超石也情知说漏了嘴,马上收口不语,刘裕微微一笑,看着朱龄石:“这些,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桓公深谋远虑,经历了这么多年的事情,经历了这么多结盟,合作和背叛,最后肯定还是觉得桓家人最可靠,北府军和荆州军都是国之柱石军力,一定会掌握在自己兄弟的手中才能睡好觉。我是早就做好,以后只管征战,不求军权的准备,为国家,为桓公效力。”

    朱龄石笑着摆了摆手:“师父,这些事情都只是上层的谋划,我等小将,又岂会知道。不管以后如何,这次能跟着师父一起建功立业,就是三生有幸的事。桓公在我们面前曾经多次夸过师父的军事才能,还说要是以后扫清关洛,收复两京,一统天下,非师父不可,希望以后能继续有这样不断的机会,向师父讨教。”

    刘裕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这也是我所希望的,你们请回去复命吧,就说我即刻安排家事,明天一早,就去北府军营中升帐点兵。也希望你们二位,明天不要迟到,师父教过你们的治军之法,你们应该明白。”

    朱龄石和朱超石面色严肃,同时行了个军礼,朱超石向刘裕递上了腰牌与印绶:“这是建武将军的将牌和您的将军印,请刘将军收下。”

    刘裕接过这两样东西,揣进了怀里:“那我们明天见。”

    朱超石勾了勾嘴角:“师父,我们还有一样任务在身,要去江北,明天,恐怕不能前来。得提前向您告假,而我们的两千人马,也另有安排,要三天之后,才能归建。所以丞相的口谕,是让您三天之后,才…………”

    刘裕叹了口气:“是让你们去捉拿冀州刺史,冠军将军孙无终吗?”

    朱氏兄弟都低下了头,朱龄石叹道:“我们知道师父和孙将军的关系,可是…………”

    刘裕摇了摇头:“孙将军是宿将,事已至此,绝不会甘心被刀笔吏所辱的,让他有尊严地走,尽量给他个全尸,就算我的一点请求。”

    朱氏兄弟对视一眼,同时行礼道:“遵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