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二千零五十一章 以身殉国无道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刘裕双目炯炯,看着司马德文,一字一顿地说道:“天下者,有德有能,保国护民者居之,非一家一姓之天下!”

    司马德文先是一愣,转然哈哈大笑起来:“好啊,刘裕,刘寄奴,想不到你自命英雄,却不过是一个在权势面前低头的应声虫!当年你在戏马台格斗场的时候,身犯不赦之罪,是先帝饶了你,给了你活命的机会,还让你宿卫宫中,托以性命!你刘家在我大晋世代为官吏,累世国恩。今天有人想夺我司马氏天下,想灭我大晋,你却在这里说这种话,对得起先帝的恩情吗?!”

    刘裕大声道:“先帝的恩情是先帝,我为国出战,浴血沙场,为国当众破获了黑手党青龙,也就是郗超的阴谋,把这个大晋建立以来一直阴谋操纵朝政的集团,公之天下,国是天下人的国,不是一家一姓的,先帝对我的恩情,我用对国的效力回报过了,没有什么亏欠之处。而今上在位,所托非人,把国家弄成了今天这样,我作为将校,出生入死,就是为了给你们惹出来的事收尾。你说司马氏皇帝对我有恩,那请问司马氏的皇帝,司马氏的宗室,对吴地那死于战乱的数十万民众,是有恩还是有过?!”

    司马德文咬了咬牙:“司马元显的罪过,不能推到我皇兄的身上。”

    刘裕冷冷地说道:“可是现在国家变成了这个模样,总得有人负责,不是说杀了司马元显就可以结束的。琅玡王,你看看今天的大殿吧,文武百官,可有一个跟你一样,想要力保陛下皇位的?一个连说话都不会,连上朝都做不到的皇帝,如何能在这个时候,安定天下人心?桓相公为国立下滔天大功,上天的各种异象也显示,天命已移。如果你们不顺应天命,退位让贤,那上天降下灾祸,就会遍及全族了!”

    司马德文的脸色大变:“你,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吗?你难道是想说,如果皇兄,如果我们司马氏不从,你就要学成济,动手弑君?!”

    刘裕的双眼圆睁,大声道:“既然琅玡王提到了当年开国先帝指使成济杀高贵乡公曹髦一事,那我也明说了,天道好环,报应不爽,曹髦当年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在没有任何力量的情况下还想讨伐先帝,夺回权力,最后就落得个给成济所杀的下场,难道今天琅玡王觉得,司马氏的诸位宗室,也想来这么一出吗?”

    司马德文一下子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不自觉地发起抖来,刚才他一时气愤难平,脱口而出当年司马昭杀高贵乡公曹髦,直接通过这种血淋淋的方式弑君夺权的故事,而刘裕刚才那眼中的杀气,更是让他不寒而栗,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满朝文武,居然没有一个人为自己求情,真要再这样对抗下去,恐怕连曹氏禅让之后的待遇,也无法保全了。

    司马德文求助式地看向了王神爱,说道:“皇后,这大晋的天下,不止是我们司马氏的,从开国时,就是王与马共天下,司马氏如果没了,那你们王家,谢家这些高门世家,难道还能保持自己的荣华富贵吗?”

    王神爱没有看司马德文,她一直就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刘裕,久久,才幽幽地叹了口气:“我道刘裕刘寄奴,会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原来,你只是想当个成济吗?”

    刘裕冷冷地说道:“我倒是想当个邓艾,但是若有人在后面拖后腿,那我就只有做我认为正确的事了。王皇后,听说你曾经说过,如果有谁要拿玉玺,除非从你的尸体上抢夺,是吗?”

    王神爱点了点头:“不错,我是王家的女儿,也是司马氏的媳妇,大势若如此,我一个女流之辈无法阻止,那就只有以身殉国了。”

    刘裕正色道:“那敢问王皇后,你殉的是哪个国呢?”

    王神爱的秀眉一蹙:“自然是殉的大晋。桓丞相若是要行禅让之事,他建立的应该是楚国,晋亡楚立,我作为司马氏的媳妇,又如何能苟活于世呢?”

    刘裕微微一笑:“那敢问王皇后,如果连司马氏的子孙都不殉国,你一个嫁入司马家的女子,又何必要殉国呢?丞相代晋建楚,而你的夫君,我们的皇帝陛下是顺应天命,大晋亡了,只是换了个皇帝,天下不会有一个子民因此而死,又何必要你殉国送命呢?”

    王神爱咬了咬牙:“这玉玺,是在我手上保管的,如果我保管不住,那就是应该一死以谢天下,我的夫君,皇帝陛下不必去死,因为他本就无法象个常人一样地行事,但我没有任何理由为自己开脱,国若自我手中失,也应以死相报!我是世家儿女,我接受到的家教,即是如此!”

    刘裕正色道:“那既然如此,我们就回到大晋开国时候,王与马共天下吧。王皇后,按律,你是皇后,并不掌握玉玺,如今玉玺暂托在你手,也应该按国家的法定程序,交给应该掌管他的人手中。传国玉玺,当由最尊贵的主国家祭祀的太宰所保管,桓丞相,王仆射,于国法应该是如此吧。”

    桓玄微微一笑:“按大晋律,这玉玺应该是皇帝陛下亲自所掌握的,天下诏命,必须加了玺绶才可以执行,只是因为这些年,陛下身体不适,才由皇后所保管,王仆射,于法理,应该这样吗?”

    王谧笑道:“没有规定皇帝不能行天子之权,这玉玺就应该由皇后保管的法令,当年陛下突发恶疾,暂时由王皇后代掌玉玺,只是权宜之计,现在在此非常时期,涉及国家传承之时,这玉玺,如果皇帝不能亲掌,那就应该由主祭祀的太宰所保管,这是国之法度!”

    刘裕点了点头,看向了王神爱,微微一笑:“那么,王皇后,请按法度,把这玉玺交给琅玡王殿下吧,他是太宰,也是与陛下最亲的宗室亲王,司马氏的天下,由他来决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