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二千一百一十二章 神箭对决灵药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胡藩手中的弓弦已经拉开,一杆长箭,搭在了弦上,他死死地盯着刘裕,喃喃道:“刘裕,你他娘的这回死定了!”

    突然,他的脸色一变,一股强烈的破空之声从侧面呼啸而来,伴随着空气的剧烈撕开,作为一个射手,他对这个最熟悉不过,那是进入到末端时的箭矢来袭,而目标,就是他的右侧太阳穴。www.399xs.com

    在击杀刘裕和保自己的命之间,胡藩几乎是本能性地作出了选择,就地抱头一滚,闪开了这夺命的一杀,而本来要射向刘裕的这一箭,也在他倒下侧身的那一瞬间,转了个方向,向着来矢的方向,一箭射回,作为顶级的当世箭神,胡藩早已经练就了这种被箭枝攻击时边闪边回射的能力,小养由基之称,绝非浪得虚名。

    远处七十步外,一个矫健的身影也猛地向右一跃,胡藩的这流星一箭,堪堪地从他的身侧擦过,又飞出十步左右,击中了一个在后面张弓搭箭的军士的右腰,这人惨叫一声,力道一泄,这一箭根本没有发射出几步远,就软软地坠了地。

    而这电光火石的一箭相交,胡藩也看清楚了袭击自己的人,可不正是黄巾包头,身着轻皮甲,身形矫健如同脱兔一样的檀凭之么?

    顿时,胡藩的心中,那争强好胜之心油然而生,因为他看到檀凭之看向自己的眼神之中,充满了一丝嘲笑,甚至在跳开的一瞬间,左手还在抽箭之前,向着自己,中指和食指张开,作剪刀状,比了一个二字,那意思究竟是什么?是说我是个二货?还是说有他檀凭之在,我胡藩永远只是天下第二箭手?

    胡藩的一股无名火燃起,他和檀凭之几乎是从地上同时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就这样隔了七八十步,开始不停地借着各种掩护,放起箭来,两人身边的同伴,尤其是持盾的同伴,都成了最好的棋子,一时之间,两大箭神各施神技,弓弦振动与破空之声不绝于耳,却是渐渐地离开了自己的弓手人群,向着两边的各一片齐腰高的草地中奔去,毕竟,再怎么找活人掩护,死伤的都是自己的同伴。

    刘裕总算松了一口气,趁着檀凭之帮自己引开了胡藩,这个致命的杀手,暂时地放过了自己,他一咬牙,斩龙刀往下一挥,两根穿透自己腿部的弓箭,从另一侧扎出的箭头,被他一刀而断,然后咬着牙,猛地一拔箭枝,一股痛彻心肺的感觉,让这个铁打的汉子,也不免哼出了声来,而两股血箭,则从他的大小腿上飚射而出。

    刘裕的目光看向在后面五步左右,趴着的向靖,一个眼神,这头没有受伤的铁牛就明白了过来,从地上一跃而起,大吼道:“结小阵,迎敌!”

    所有在地上还能动弹的北府军士们,全都跃了起来,结成一个个三到五人的小队,其中向着右侧的一人,不看前方,挥舞着手中的兵器,格挡着仍然向这里袭来的箭矢,而持着长兵器的一人,则正面迎击,向着如潮水般涌来的敌军,发起了反冲锋。

    向靖带着檀韶和另两名军士,奔到了刘裕的身边,檀韶的手中轮刀,舞出一片雪花,为刘裕在右侧挡箭,而向靖则睁大了眼睛,大声道:“寄奴,要不要紧,要不要回撤?”

    刘裕咬了咬牙,跌坐于地,从怀里摸出一个小药瓶,直接在手里一把捏碎,锋利的瓷片,把他的手都割伤了几处,鲜血流得他满手都是,也不知道是刚才腿上的血,还是这回手心流出的,绿色的刘寄奴草混合着黄的行军止血散,构成的一把黄绿相间的药糊,顿时就把他手中被这些瓷片割伤的口子给粘上,几乎是一瞬间,就结出了一道硬痂,而血,也再也不冒出了。

    向靖看得目瞪口呆,摸着脑袋:“娘的,这是什么神奇药丸啊,寄奴哥,下次能分我点不?”

    檀韶一边在抡刀挡箭,一边大声道:“你这头笨牛,这个是当年给阿寿涂机巴的那个,你忘了吗?”

    向靖猛地一拍大腿,哈哈一笑:“原来是这个啊,很珍贵,我不要了,寄奴哥你快抹腿啊。”

    刘裕笑着往自己的两处腿伤之上抹了药膏,笑道:“这还用你说?”

    在刘裕抹上药泥之后,也就半分钟左右的时间,他那刚才还触目惊心,流血不止的两个血洞,就已经全面愈合了。前方三十步左右的地方,还能战斗的不到二百名北府军士,三人一组,五人一队,结成小队,与蜂涌而来的大片楚军,已经战成了一处。

    好在这些楚军多也是以近战短兵为主,没有列成严格的大阵,以长长和矛槊和大盾来迫敌,打着打着,北府军战士每个小队,往往都给几十名楚军围成了圈,轮番上去攻击,但是因为其高超的格斗技能,以及妙到毫巅的配合,即使是面对十倍以上的对手,也一时能做到进退自然,轮转不停,一刻钟左右打下来,居然没有几个北府军战士倒下,反而是楚军围在四周的军士,上前格斗给打倒击毙的,却不下五六十人。

    另一边的弓箭手,也基本上放弃了对刘裕这里步兵的攻击,转向与檀凭之的神箭突击队两下对射,虽然说两边的主将都已经不在,但是这些都是百战之兵的精锐箭手,根本不需要任何阵形,靠着战场之上的各种掩护,无论是草丛,还是泥坑,或者是大石,甚至是地上的死尸,都成了他们最好的掩体,只见数以百计的轻装箭手们,在不停地奔跑,跳跃,伏地,抽着每个机会,对着对面发出一枝枝致命的箭矢,不停地有人惨叫着中箭倒下,可是这样射着射着,却是渐行渐远,向着檀凭之和胡藩奔向的那片草丛而去了。

    皇甫敷的神色平静,看着前方的战斗,变成了一千余楚军战士,把三十余组北府军的重装战斗小队,围成一个个小圈,上前格斗,却总是无法打破这些结队而战的北府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