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二千一百二十六章 百年恩怨一道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清风子一脸同情地看着刘况之,轻轻地摇了摇头:“这一战杀得实在是惨烈,如此精兵猛士,没有去北伐胡虏,建功立业,却倒在了同室操戈的内战之中,让人伤感不已。www.kmwx.net我的朋友,我家主人让我来带话,这个城市,已经做好了迎接刘裕的准备,换言之,我们同意合作!”

    刘况之紧紧地咬着嘴唇:“为什么,为什么之前你们不肯合作,如果这回你们肯帮忙,起码楚军三大营不可能尽出,起码,起码我们不会损失如此惨重!”

    清风子勾了勾嘴角:“在局势未明之前,我们是不可能出来把所有的筹码押在一边的,大晋的世家,我的主公之所以可以历经百年各种危局而不倒,不就是在于这种不轻易选边的祖训吗?你们北府诸将只有起兵这一条路,可我们不是如此,至少,我们到目前为止,还在冒着风险来掩护着王仲德呢。”

    刘况之恨恨地说道:“如果寄奴哥他们战败,你们也会第一时间把王仲德给交出去的,还有我!”

    清风子叹了口气:“你我都是下面当差办事跑腿的人,就不用这样说了吧,没什么意思的。况之兄弟,这回的胜利,是你们,是刘裕带着北府诸人杀出来的,来之不易,但打进建康,只是个开始,后面还需要跟我们有长久的合作,大晋的天下,现在还轮不到京八党独占,你同意吗?”

    刘况之咬了咬牙:“罢了,现在说这些也是无用,不管怎么说,这回你也帮过我,清风子,我一直想问你,你一个北方游方道人,又是怎么会和顶级世家的王谧扯上关系,成为他的秘密使者的?”

    清风子微微一笑:“因为,我当年的师父,活神仙王处,也是琅玡王氏的一员,世人皆以为他是方外之人,可谁也没有料到,他是当年大晋开国大将王敦的儿子!”

    刘况之吃惊地睁大了眼睛:“什么,王处是王敦的儿子?这怎么可能?!”

    清风子平静地说道:“这有什么不可能,当年王敦谋反,想要自立为君,结果兵败后急怒攻心而死,但你恐怕不知道,王敦起兵,本就是跟在建康当丞相的堂兄王导秘密约定的一着棋,王导虽然被天下推为丞相,权势看起来一时无二,但他很清楚,司马睿这个东晋开国皇帝,无时无刻不想建立自己的军队,从世家大族手中夺权,这君相之争,或者说司马氏的皇权和黑手党的秘密世家组织之争,从大晋初建,就开始了。”

    刘况之咬了咬牙:“这么说来,王敦起兵,是王导,还有王导背后的世家们所纵容的,为的是消灭司马氏的力量?”

    清风子点了点头:“不错,当时黑手党四方镇守中,祖逖和刘琨远在北方,而在南方就是王导和庾亮掌权,他们在开国的时候拉拢和分化吴地的土豪家族,不知不觉间占了大量的庄园田地,但司马睿也不是傻瓜,他发现自己的实力不见增长,反倒是王家,庾家这些家族占了原来的吴地庄园,还大量引北方流民进入自己的庄园劳作,所以,他一边表现得对王导等人言听计从,一边却暗中让卞壶,刘隗,刁协这些忠于自己的大臣,执掌京城兵马,积累力量,同时示好象苏峻,陶侃,郗鉴这样的流民帅,想要引为已用。”

    刘况之若有所思地说道:“于是王导就跟执掌荆州的堂弟王敦联手作戏,让王敦起兵进京,消灭司马睿的兵力,对吗?”

    清风子笑道:“正是,王敦的第一次起兵,成功地点领了建康,先后诛杀了周敳,刁协,卞壶等忠于司马睿的力量,实际上消灭了皇帝的势力,可是王导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弟弟一朝得手,却起了不臣之心,想要自己当皇帝,他知道黑手党的力量非同小可,尤其是可以随时引江北的祖约,苏峻兵马来援,所以他暗结吴地大族钱凤,沈充,许以高官厚禄,王敦自己并非黑手党成员,不知道黑手党力量的可怕,最后,他起兵不成,被王导操纵了多方军阀藩镇联手攻灭,在他临死之前,把自己的幼子,也是我的师父王处,托忠心部下带到了北方,免过了灭族之祸,所以这些秘辛,我都知道。”

    刘况之叹了口气:“近百年前的这些旧事,想不到这些恩怨,会延续到今天,你师父是王敦的幼子,难怪会给当成是活神仙,只可惜,他还是没躲过姚苌的这一刀。”

    清风子摇了摇头:“师父游遍天下,早就看淡生死,当年助前秦对抗后秦,也是为了关中的百姓苍生而已,他并不象他的父亲那样有争夺天下的野心,但是在他大祸临头前,给我这个徒儿指了条生路,要我凭着当年他王家留下的信物,来东晋投奔他的族孙,也是我现在的主公,当今的录尚书事,王谧。”

    刘况之摇了摇头:“这些年,你利用这道人的身份,为王谧办的事可不少啊,世人只知谢家,庾家这些世家大佬,却不知当年隐藏在一众世家权贵之后的王谧,不知不觉间,却又成了这建康城中世家的首领,只是,我现在还不知道,你主公是不是黑手党的一员!”

    清风子微微一笑:“黑手党要维护的是所有世家的利益,而我主公,只需要维护琅玡王家的利益。这么多年来,右军将军王羲之的子孙,一直占据黑手党的要职,而我主公的堂叔王珣,则是多年的白虎,你说,黑手党两大镇守,我王家占了两个,那我主公怎么可能继续当其中之一呢?”

    刘况之冷笑道:“可是王珣和王凝之都死了,你家主公是最合适的下任人选,既能控制朝政,又是世家首领,这黑手党镇守之位,舍他其谁呢?”

    清风子勾了勾嘴角:“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现在的黑手党,可不是什么安全而有势力的组织,我家主公身为宰相,又是公开的世家首领,凡事可以堂堂正正地召集和联络各大世家,又何必要加入一个已经几乎失掉所有力量的过气组织,自担风险呢?况之,你的合作者,是公开面上的整个建康世家,不是黑手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