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二千一百五十七章 马头渡口人驻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江北,马头渡。

    长江在建康这里拐了个弯,本来是从西南方向而来,往东北而去,却在这里绕着建康城转了个近九十度的弯,绕过建康城的西北角之后,就直向东去,奔腾几百里,最后从沪渎(今上海)的方向汇入黄海。而从江北的历阳,要前往建康城,就必须要经过这建康城西北角相对的马头渡口,在后世,这里被称为浦口,而与之相对的,就是对面的石头城要塞了。

    渡口这里,平时喧嚣不已,人山人海的盛景,早已经荡然无存,因为战事,江南建康那里的下关渡口已经被封锁,而马头渡口,也没有人会傻到在这个时候投向战火纷飞的建康城,除了一支几百人的队伍,正停在渡口边上,眼巴巴地看着江对岸。

    这支车队,严格来说,是二十多辆蒙着黑布的囚车所组成,囚车内正是在历阳起事失败的诸葛长民等首领,这会儿正一个个蒙着眼睛,塞着嘴巴,扔在车里,而车外的押送军士们,则是三五成群,围坐成一个个的小团,窃窃私语,显然,本该在两天前就过江的他们,这会儿已经变成了观望。

    江边站着几个将校军装的人,为首一人,正是参军羊邃,他也正是这回押送囚车的主将,这个三十多岁,三绺长须的书生,虽然一身军装,但仍然难掩那文士风范,看着江对面的脸上,写满了复杂的神色。

    另一边站着的一个矮胖红脸的军校,正是这次来的副将,也是刁逵手下的部曲刁云,他按着腰间的剑柄,沉声道:“羊参军,陛下现在需要我们手里的人犯,不知道你还在犹豫什么。”

    羊邃摇了摇头,叹道:“昨夜的战事你也看到了,刁副将,你真的觉得我们这时候过江是明智之举吗?”

    刁云的脸色一变,说道:“羊参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王师小有不利,还可以据城固守,难道因为一次战事不利,就会变天?就算建康附近一时相持,大楚可是有百万大军呢,各地的军队现在都在勤王,而我们历阳的兵马,就是这勤王的第一波!”

    站在江边,抱着一把长剑,脸上戴着一副了无声气的白鹤面具,身材修长的一个人,全身上下都是一身黑色劲装,一把高高的马尾,扎在脑后,却是一个女子,冷冷地开口道:“两百人的勤王大军?”

    刁云咬着牙,恨恨地说道:“明月姑娘,我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意思,什么想法,诸葛长民这些反贼,前日里可是你亲自带人拿下的,按理说你从建康来,自称奉了陛下的命令平叛,在这个时候更应该站在陛下一边才是,难道你忘了自己的身份和使命了吗?”

    明月转过了头,面具之下,露出雪白粉嫩的肌肤,而她的嘴唇,更是鲜红似火,烈焰燃情,伴随着她眼中闪闪的光芒,唇齿开启:“我一向是奉命行事,前日里我接到的命令是平叛,拿下图谋不轨之人,而后续的命令,则是停留在这里,等其他的京口,广陵等处的叛贼也成擒后,一并进京,毕竟,诸葛长民等人并非首脑,要等到刘裕,刘毅等人落网之后,才是我们献俘之时,这条命令,刁副将也看到了啊。”

    刁云的眉头一皱:“只是一头信鹰传了一个没有署名落款的字条罢了,我怎么知道是谁下的令?”

    明月微微一笑,嘴角边露出一个小酒窝:“让我助你们拿下这些叛贼的也是这个字条,当时从你家刁刺史到你刁副将,好像也没有怀疑吧。如果不是我和我的手下出手,刁副将,你真的觉得那晚的突袭,你能挡得住?”

    刁云一时语拙,勾了勾嘴角:“既然,既然是使君大人(刁逵)亲自确认了的事,末将自然不敢怀疑,只是,只是姑娘一直在这里止步不前,足足拖了两天时间,现在,现在对面的情况已经清楚,刘裕和刘毅这些反贼首脑并没有落网,还组织了反贼军队攻击建康,我不知道姑娘还有什么再等下去的理由!”

    明月摇了摇头:“我和你一样,也在等上面的命令,你我都是听令行事,而你家使君在你出发前,我记得是交代了要听这命令行事的。”

    刁云咬了咬牙,看向了羊邃:“羊参军,你是我们这一行的最高长官,下令的人应该是你,而不是一个来源不明的纸条,现在陛下需要我们的支持,建康也需要我们的到来,只要把这些反贼带到城头,在贼军面前一刀砍了,就可以证明大楚的其他各地州郡,仍然在陛下一边,城中军民,会士气信心百倍,这正是我们证明自己忠诚的时候啊!”

    羊邃叹了口气:“刁副将,大军已经战败,现在好像连建康城都准备弃守了,我们就算过了江,又能去哪里?这个问题,你难道没有考虑过?”

    刁云的额头开始冒汗,仍然咬着嘴唇,抗声道:“就算羊参军不想过江,我们也可以回历阳,找刺史大人再作定夺,现在在这里不进也不退,到底是什么道理?”说到这里,刁云的嘴角勾了勾,“莫非,以前羊参军曾经和那贼首刘毅在一起共事过,这会儿会起什么别的想法?”

    羊邃怒容满面,转过头,看着刁云,厉声道:“一派胡言!我羊家是建康城中有名望的世家家族,怎么会和北府军的军汉扯上什么关系!这会儿我的全家老小都在建康城中,难道我会不顾及他们的性命,去投奔叛军吗?刁副将,前夜里诸葛长民他们挖地道突袭刺史府,你难道忘了是谁第一时间领兵来救?若不是我挡住了诸葛黎民,只怕你早成刀下之鬼了,连撑到明月姑娘来救你的机会也没有!”

    刁云的脸上一片通红,久久,才叹道:“羊参军,末将一时失言,请不要往心里去,不过也请您体谅我作为一个军人,看着有国难报,有家难回时的那种焦虑,我实在是…………”

    n.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