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二千二百二十四章 兄弟重逢戏马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刘敬宣哈哈一笑:“休之,你还是不明白我们北府兄弟那种性命相托的交情,我相信寄奴,胜过相信我自己,就算他真的要我这条命,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我走之后,这里就全交给你了,按计划行事!”

    司马休之看着刘敬宣那魁梧的身形,消失在殿外,轻轻地叹了口气:“阿寿,一路珍重!”

    彭城南,三十里,一支百余骑所组成的小队,一路疾行,向着彭城的方向而去,在他们的中间,一支八根旌毛球所组成的节杖,格外地显眼,那是代表着刘裕所都督军事的八州,而这节杖顶端的一个青铜武士的形状,那指向北方的手臂,则分明地表现出,节杖之下,乃是大晋的镇军将军。www.399xs.com

    刘裕挽着马缰,身形笔挺,而在他的身边,持着这根节杖的,则是全副武装的刘钟,他一手挽缰,一手持节,尽管北风呼啸,让那八个旌毛球迎风飘扬,可是节杖本身,却是笔直坚挺,纹丝不动,一如持节的刘钟,那如同雕塑一样的表情,任那风沙拂面,弄得他须眉之上,尽是黄色尘土,却是一动不动,双眼圆睁,寸步不离刘裕左右。

    刘裕停下了马,周围的百余名骑兵,也跟着停了下来,刘裕一探手,把鞍边的水囊抄于手中,顺势扭开了瓶塞,扔向了刘钟:“世之,辛苦了,多喝点。”

    刘钟也不客气,右手持节不动,左手接过水囊,开始大口地往肚子里灌,一直到半囊水下去,才笑着把水囊抛还给了刘裕:“大帅,你这停下来,是要等后面的赤特兄弟他们吗,他们可是步行,要赶上来起码要半天呢。”

    刘裕摇了摇头:“世之,你现在持节,带八十名兄弟,去彭城,告诉羊将军他们,我稍后就到。”

    刘钟的脸色一变:“大帅,你这是…………”

    刘裕正色道:“我要去见一个老朋友,丁旿,带剩下的人,跟我来。”

    壮如熊罴,铁塔一般的丁旿沉声应诺,挥了挥手中那柄起码有三十斤重的狼牙棒,说道:“寄奴哥,我早就准备好了。”

    刘裕笑着按下了他的这柄重兵器:“我是去见见一个老友,不需要这个。”

    刘钟的眉头一挑:“大帅,这里毕竟人生地不熟,要不,我看还是等到了彭城,再带兵过去吧。”

    刘裕摆了摆手:“我不想跟老友之间有什么误会,再说,这次是我自己赴约,世子,如果我两个时辰还没回彭城,你就带着节杖马上回建康,胖主薄会知道接下来怎么做的。”

    他说着,一夹马腹,向着西北方戏马台的方向,疾驰而去,丁旿抄着狼牙棒,紧随其后,二十余骑顿时就这样消失在烟尘之中,驰下了官道,很快就消失在了密林里。

    刘钟坐直了身子,重新持起节杖,对着身后的众骑喝道:“现在出发,去彭城,吃狗肉!”

    戏马台前,刘裕看着这座庞大的建筑,感慨万千,一边的丁旿摸着脑袋,讶道:“这,这可比咱京口的社戏台子,大上了起码十倍啊,我的天,这么大的戏台子,是怎么搭起来的?”

    一边的一个军校,操着一口闽浙口音,正是永嘉军校,镇军将军府别将骆球,笑道:“猛牛,老土了吧,这可不是戏台子,这叫戏马台,又叫格斗场,是专门让战俘奴隶们一决生死的地方。想当年,咱们大帅可是在这里连胜三场,当众揭穿了郗超的阴谋,名震天下呢。”

    丁旿吐了吐舌头:“我滴个乖乖,这么厉害啊,寄奴哥,这里面是不是可以坐几万人,都能看到你的威风啊。”

    刘裕微微一笑:“你去看了,不就知道了咍?”

    骆球看向了刘裕:“大帅,现在能告诉我们,你这回要见何人吗?”

    刘裕笑道:“去见我最好的兄弟,换命的兄弟。”他说着,双腿一夹马腹,胯下座骑,一声长嘶,直接就向着戏马台的大门奔去。

    片刻之后,刘裕步行走过了吊桥放下的大门,偌大的戏马台,空空如也,两侧之上,那些个坐席,站台,环绕整个巨型格斗场的观战位置上,都是空无一人,而那北侧的几十个雅座包间,更是早已经残破不堪,偶尔有些布幔之上,尽是孔洞,有气无力地摇晃着,似乎在说这里曾经的辉煌,并见证着现在的落寞。

    戏马台上,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一黑一青,那个不下于刘裕的,魁梧如熊虎般的身形,可不正是刘敬宣,刘裕一步步地走向他,双手渐渐地张开,而刘敬宣看着刘裕的眼中,早已经盈满了泪水,他的鼻子,在慢慢地抽动着,在刘裕跳上戏马台的那一刻,他终于忍受不住内心的激动,大声道:“寄奴,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

    刘裕微微一笑,停下了脚步,看着刘敬宣,平静地说道:“阿寿,好久不见,我来带你回家。”

    刘敬宣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声长啸,整个人都扑了过来,一下子扎进了刘裕的怀里:“寄奴啊,我好想你,我想死你,想死兄弟们啦。听到你们建义的事,我就恨,我就恨为什么我不在你们的身边!”

    刘裕微微一笑,他的脖子上凉凉的,他知道,这是这个孩子似的猛士流下的激动的泪水,他轻轻地拍着刘敬宣的后背,柔声道:“没事,你的仇,大帅的仇,我们兄弟一定会报,现在回来也不晚,咱们当初约定好的,一定要做一番大事的。今天,我接你回家。”

    刘敬宣突然从刘裕的怀里退后,扑通一声,推金山倒玉柱,一下子跪在了刘裕的身前,脱下了头盔,大声道:“寄奴,阿寿莽撞,没用,惹下滔天大祸,更是累及嫂子,已经没脸再做你的兄弟,更没脸跟你回去了,你杀了我吧,拿我的脑袋,去让慕容德退兵,只要能保两国平安,能保你的大业,能换回嫂子,我这条贱命,又有何可惜的呢?!”

    一声怪笑从戏马台的西侧看台传来:“好感人的兄弟情啊,老夫看了都要掉眼泪啦,要不,送你们一起上路,来世去当兄弟,如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