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二千二百六十三章 夺妻之恨亦可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江陵城外,楚军大营。www.biquge001.com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这里就从无到有,建立起了一座足以容纳十万大军的军营,当然,现在营中的军士不满三万,但几乎每天,都会有成百上千的民众,自备干粮与军械,从四面八方赶来这里,加入桓玄的大军,营内热火朝天,楚地方言充斥着每个角落,一面“桓”字大帅旗,高高飘扬在中军帅帐之前。

    桓玄看起来瘦了起码有三十斤,这让他身上的那件特制皮甲,看起来也没那么有随时会被撑爆的感觉了,帐内只有卞范之一人,正在向他读着一份加急军报:“湓口之战,我军战士两万二千四百余,被斩首约四千二百,降者高达一万四千,护送着何将军,冯将军,郭将军他们逃回的军士,不到四千。他们刚刚到达豫章,这份败报,也是在逃亡路上传回的。”

    桓玄咬了咬牙:“废物,都是废物!他们全都该死,就象胡藩一样!”

    卞范之摇了摇头:“胡藩没死,他在江里潜行几十步上了岸,跑回家去了。”

    桓玄讶道:“这怎么可能,全副甲胄落水还能不死?难道,有神人助他?”

    卞范之叹道:“这就不知道了,总之是没死,不过,给当成诱饵在前面孤军奋战,然后船舱里还存了引火之物,想把他和登船的北府军一起烧死,这换了谁都会心灰意冷,不再效力了吧。”

    桓玄咬牙道:“何澹之这个蠢材,废物,打输了仗不说,还害我折损一员大将,胡藩的家在华林,现在在京八贼的手中,我就是想亲自召他回来,也不可能了,罢了,先这样,只要打退了京八贼,再图他策,至少,胡藩跟北府军结的血仇太深,也不可能加入京八贼。”

    卞范之正色道:“除此之外,琅玡王妃也落到了刘毅的手里,还有晋国列代皇帝的牌位,而且,是刘婷云带着褚氏兄弟做的这事,我必须向你再一次地请罪,当时没有杀了刘婷云,以至于此祸!”

    桓玄恨声道:“是陶渊明的罪过,不是你的,哼,他还有脸回来,就不怕我杀了他吗?”

    卞范之沉声道:“陶渊明现在就在帐外,陛下,你看要不要…………”

    桓玄睁大了眼睛:“他居然亲自来了,快,快让他进来,杀他之前,我要听听,这回他还能怎么诡辩!”

    帐门掀动,陶渊明青衫纶巾,昂首而入,见到桓玄,深深一揖及腰:“见过陛下。吾皇万岁。”

    桓玄恨声道:“陶渊明,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欺骗朕,这回在寻阳,抢夺那褚灵媛的,是何人?”

    陶渊明面不改色,淡然道:“是陛下的前皇后,现在京八贼大头子刘毅的新欢,刘婷云。”

    桓玄厉声道:“你不是说已经把她杀了吗,那现在是怎么回事?朕不仅皇后被抢,颜面扫地,更是让这个女人现在抢走了一个前王妃,这下京八贼手里有名份了,你说你的罪,应该怎么死才能补偿?!”

    陶渊明摇了摇头:“陛下,当时卞侍中看的清楚,如果我要是通过强杀刘婷云来完成任务的话,那只怕连您的太子都无法保全了,你给我的任务是夺回太子,可没说要杀刘婷云啊。”

    桓玄微微一愣,神色稍缓,仍是恨意难平:“你如果没杀刘婷云,为何回报说杀了?这不是欺骗是什么?”

    陶渊明微微一笑:“陛下,我当时说的是处理掉了。那种情况下,我只有先骗这个女人,让她有活的希望,这才能夺回太子,不然她明知必死,一定会点火,那会害了太子。至于我退出大殿时,兵荒马乱,我差点都来不及去见陛下你,又怎么可能再去追杀从密道逃亡的刘婷云呢?所以,我只能说,这个女人,已经处理掉了。”

    卞范之沉声道:“你可从没说过什么密道的事啊。”

    陶渊明叹了口气:“比起夺回太子,护送陛下撤离的这些大事相比,一个已经被陛下抛弃的女人,是死是活,很重要吗?就算是上天的诸神,恐怕也不会想到刘婷云居然会傍上了刘毅这种事吧。本来我以为以刘婷云多次祸害刘裕的事情,她就算跑了也难逃一死,至少也是隐姓埋名,不敢再抛头露面,可是现在看来,也许,放走刘婷云,对陛下,对大楚是个天大的好事啊!”

    桓玄气得一拍面前的大案:“你这放的是什么屁!把你老婆送去给敌人,你说是天大的好事?!”

    陶渊明镇定地摇了摇头:“臣至今大事未成,没有建功立业,所以尚未婚配,不过如果臣在陛下的那个位置之上,一个已经没有利用价值的皇后,如果能引起敌人的内哄,那又有何不可送的?越王勾践曾经献西施而灭吴国,就算近年来,也有慕容垂献妻求荣,最后复国成功的事,大丈夫如果想要夺取天下,连女人都舍不得,去追究那些凡夫俗子的虚名,如何能成大事?如果陛下为了这点就要臣的命,那就请现在下令杀臣,只恨臣瞎了这双眼睛,不识明主!”

    桓玄静静地听完这些话,默然半晌,居然慢慢地笑了起来:“陶渊明啊陶渊明,你这张嘴,真的能把死人说活了。不错,在朕抛弃刘婷云的那一刻起,她已经不是朕的女人了,不过,外面的凡夫俗子们拿这点来笑话朕,终是意难平。你说刘婷云能挑动刘裕和刘毅的争斗,就是因为刘毅强行保下了刘婷云这事?”

    陶渊明摇了摇头:“如果只是把这个女人收为玩物,以表达自己可以不尊刘裕的号令,那还谈不上反目成仇,可是,这回抢夺褚灵媛母女,那其中深意,就可以细品了。”

    卞范之若有所思地说道:“是啊,刘裕打的是兴复晋室的名号,要迎司马德宗复位,谁都知道这个冷暖不知的废物只是个最好的傀儡,真正掌事的是王神爱,那可是刘裕的老相好,真要给他得逞了,那刘裕就成为当之无愧的主宰,靠了这个假皇后来操纵皇帝,号令天下了。刘毅抢回司马德文的老婆,说明他有另立正常的司马德文,与刘裕对抗的心思。这,恐怕就是渊明所说的挑动争斗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