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东晋北府一丘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京口龙蛇遇风雷 第五百九十九章 大道争锋各凭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笔趣阁 最新永久域名:www.biquge001.com ,请大家牢记本域名并相互转告,谢谢!

    刘裕的声音平稳地响起,中气十足,并不高,却足以让方圆两百步的人听得清清楚楚:“各位父老乡亲,请勿慌乱,再仔细看看我们,是人,不是虎!”

    刚才还惊慌失措,夺路夺逃的人们,全都心中一动,也顾不得再跑了,很多人意识了过来:“若真的是几百头猛虎,那怎么听不到虎啸之声呢?”

    大家的目光又投向了大道正中,只见刘裕掀下了头盔之上的老虎头皮,露出了自己的脸,拱手抱拳,向着周围的人群笑道:“惊扰各位了,实在抱歉,大家请看,当时在淝水战场上,前有秦军铁甲战车,后是滚滚淝水,情势万分危急,我们就是这样,瞬间披上了虎皮,让敌军以为,战场上有猛虎出现,敌军战马,因而失控,掉头反冲本方的军阵,而我军跟着掩杀,方有大捷!”

    刘裕的中气十足,字正腔圆,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脸上尽是崇拜之色,魏咏之在后面趁机高举右臂,大声道:“老虎,威武,老虎,威武!”

    两边的百姓与军士们受此情绪感染,全都跟着高呼:“北府军,威武,老虎部队,威武!”

    在一片欢呼声中,刘裕重新披上了虎头,继续举旗前行,身后的二百多名猛士,如同二百多头下山猛虎,就这样穿过通衢大道,走向了太庙的正阶。www.biquge001.com

    刘裕没有扭头再看王妙音,可是他的心里,却是如吃了蜜一样甜,能在这样的场合,与阔别已久的佳人再会,心有灵犀一点通,还有比这还动人的邂逅吗?

    可是刘裕意识到,这是前所未有的大阅兵,庄重严肃的献俘大典,一如在战场之上,这个时候,自己作为全北府军的排头兵,万万不能乱了心神,他定了定神,沉声道:“老虎,前进!”

    在刘裕身后四百多步的地方,刘牢之骑在马上,缓缓前行,紫色的面膛之上,神色冷峻,看着前方已经进入太庙前广场的刘裕,一言不发。

    刘敬宣骑着高头大马,他的右臂之上还裹着伤带,这会儿左手持着骑槊,因为他那远比常人更魁梧高大的身形,连胯下的战马也是一匹肩高超过别的战马足有半尺的河西天马,这是刘敬宣特地从苻坚的御马中挑选出的,为的就是今天的阅兵,看着刘裕所过之处,无不是一片欢呼,刘敬宣咧嘴一笑:“爹,你看寄奴,真的拉风啊,咱们北府军的军威,今天真的是扬眉吐气啊。”

    刘牢之的嘴角勾了勾:“你应该想想,为什么在那个位置的,不是你。”

    刘敬宣先是一愣,转而摇了摇头:“寄奴哥这战确实表现出色啊,这是全军上下都清楚的事,谁也不可能夺了他的风头吧。再说,这不是玄帅安排的嘛。”

    刘牢之咬了咬牙,低声道:“蠢材,你看看你,都给他落下多少了?进北府军的时候,你心比天高,谁都不放在眼里,可是现在才不到三年,就对刘裕彻底认怂了吗?”

    刘敬宣叹了口气:“爹,你的心思孩儿知道,孩儿也尽了全力去跟寄奴一比高下了,但人家确实厉害啊,这回孩儿的性命还是他在战场上救下的呢。”

    刘牢之的眼中冷芒一闪:“那又如何?救你一命,就要对他死心踏地了?男子汉大丈夫要有点出息,绝不可以居于人下。他这回救了你,你以后救他一次,就算抵过了,但绝不可以就此失了志气。明白吗?”

    刘敬宣勾了勾嘴角:“好啦,爹,孩儿明白你的意思,跟寄奴以后是朋友,也是竞争对对手,这点孩儿不会忘的,但这次,刘寄奴可是立了大功,于情于理,都应该是他在这个位置才是。”

    刘牢之冷笑一声:“未必,这次虽然刘裕的表现出色,但是斩杀敌帅的大功,可不是他的。”

    刘敬宣没好气地说道:“孩儿记得跟爹说过,杀苻融的,不是刘毅,是寄奴,他抢了寄奴的军功,好不要脸。”

    刘牢之摇了摇头:“可是只有你自己知道此事,全军上下,全建康的百姓,都只知道刘毅一箭毙苻融,秦军百万如山崩,如果真要计较的话,这会儿在第一名的位置打着大旗前进的,应该是刘毅才是。”

    刘敬宣叹了口气:“爹的意思是,谢家力保刘裕,才会让他有了这样的待遇?”

    刘牢之的目光转向了高台方向,那痴痴地看着刘裕背影的王妙音,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无奈:“阿寿,你要知道,爹在谢家效力有十余年了,本来谢相公暗示过,如果我们表现出色,你有有迎娶谢家小姐的机会,只可惜,现在你的表现完全给刘裕这小子给压了下去,以后只怕刘裕的机会越来越多,将来真有一天,你要叫他主公的时候,你还会象现在这样淡然处之吗?”

    刘敬宣哈哈一笑:“换了别人,孩儿当然不服气,但要是寄奴哥嘛,真的没有什么,爹,我劝你放宽心,该是我们的,跑也跑不掉,不该咱们的,争也争不来。这次寄奴淝水立功,这是该他的,不过下次,北伐的时候,孩儿绝不会输给他的,这一辈子的竞争,才刚刚开始呢。”

    刘牢之满意地点了点头,突然扭头看向了后方,喃喃地说道:“刘毅真的能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刘裕出尽风头吗?我不信!”

    后面两百步的地方,第三个骑兵方队,刘毅一脸阴沉,策马于前,一边的诸葛长民看着前方的山呼海啸般的人群,一脸的不高兴:“寄奴这次也太过分了吧,明明击毙苻融的是希乐哥你,可是搞得他好像一个人打赢了淝水之战似的。玄帅这也太偏心啦。”

    刘毅突然冷笑一声:“没什么,寄奴有谢家的支持,可我刘希乐也有自己的门道。”说到这里,他突然扭过了头,看向了路边,只见一边的二楼之上,一处向街开的酒楼,二楼的窗户中,现出了刘粹和赵毅的身影,他们每个人的手中,拿着一个铁喇叭,看到刘毅,会心一笑,齐齐地取出喇叭,放声大吼:“刘毅一箭毙苻融,秦军百万如山崩!”

    很快,这个声音在大道的四周,至少几十处的地方同时响起,渐渐的,整个大道上,所有百姓也跟着高呼:“刘毅一箭毙苻融,秦军百万如山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